关灯
护眼
字体:

40、复明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太低调了!

    难怪周孟言要投资话剧,原来只是为了他老婆!

    几人知道阮烟是富太太,以为她就是嫁个有钱人家,但没想到竟然是梵慕尼集团的总裁夫人,这下脸色都乌青了。

    阮烟坐在位子上,感觉到周孟言拿着热毛巾帮她擦手,而后温声问她需要喝什么,她猜到有很多视线直直汇聚到她身上,偏偏周孟言还什么都不在意,语气淡定。

    她面颊微红,软声说了几句,他就帮她把什么都做好了。

    菜上来后,张晋看着对面两人的互动,笑笑:“周先生和阮烟还真是特别恩爱啊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道:“平时我工作忙,她又在剧团表演,很难照顾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平时阮烟在剧团里表演特别认真,而且她很有潜力,关键还不是专业学表演的。”张晋说这话,不是拍马屁,而是真觉得阮烟是个可塑之才。

    阮烟淡笑:“没有,主要还是张导指导有方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对了,我们大家先敬周先生一杯……”

    聚餐开始后,其他桌的人时不时瞥向主桌的方向,就看到周孟言对阮烟格外的宠溺,大家被强行喂了一大口狗粮,也感慨阮烟的命真好,嫁了这么一个好老公。

    而作为当事人的阮烟……心思全程都在喝酒上。

    有剧务人员过来敬酒,她作为“周孟言太太”,要陪着男人一起,渐渐的,她自己喝得也上头了,主动给自己添上,周孟言看她脸色冒红,怕她醉了,直接拿走了她手中的酒:“喝玉米汁。”

    然而阮烟酒量很差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她感觉脑中晕乎乎的,有各样的思维在蹦来蹦去,眼前的杯子变成了小精灵,两个,三个在跳……

    脑中彻底乱了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饭局终于到了尾声,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最后,周孟言牵着阮烟,张晋等人一路送了出来。

    酒店门口,等待着的劳斯莱斯后车门已经被拉开,阮烟先被周孟言送上了车。

    车门关闭后,周孟言转头看向身旁的女孩,只见她微垂着眸,小脸扑红,杏眸水灵灵地眨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侧身面向她,指腹轻轻摩挲她的下巴:“烟儿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她闻声,闷哼了一声,身子侧向窗外,一副不搭理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不禁笑了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怎么就招她惹她了?

    “不想和你说话……”她把脸转得更过去。

    周孟言微愣,哄了几句,见她怎么样都不转过来,只好长臂绕到她膝盖下,直接把她抱到腿上,掐住她的腰肢,眸色翻滚,“怎么就生气了?”

    阮烟气鼓鼓,“为什么你不让我喝酒,让我喝玉米汁?”

    周孟言:?

    “我不想喝玉米汁,我想喝酒!玉米汁是给小孩子喝的,我是大人,大人要喝酒。”

    阮·义正言辞·烟道。

    周孟言反应了两秒,轻掐住她的下巴,让她抬起脸来,眼角挑起,“烟儿,你是不是喝醉了?”

    “你才喝醉了……”阮烟打了个酒嗝,“我喝的玉米汁,怎么会醉!”

    周孟言确定她是百分之百,醉了无疑。

    他刮了刮她鼻尖,“下次带你出来,绝对不会让你喝这么多了。”他之前也不知道阮烟具体的酒量,没想到女孩这么容易醉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,柔声问:“现在难不难受?”

    她嘟囔了一声,不知在说什么,脑袋靠在他的胸膛,软声问:“我们去哪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还能继续喝酒吗?”

    他勾唇:“回家还有玉米汁,喝吗?”

    她皱起眉头,被他气到了,就要从他怀中挣脱出来,“我不要理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无意地扭动腰|肢,男人眼底一暗,喉结滑动,把她搂得更紧,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阮烟耷拉着眼角,可怜兮兮的,周孟言见此,含住她的耳垂,哑声哄她:

    “烟儿乖,等会儿回去给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周孟言是一路哄着喝醉了的女孩回来的。

    到了家,男人把她抱进别墅,而后对佣人说,不用过来照顾。

    “酒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执着地嘟囔着,周孟言把她放到沙发上,而后走去厨房,倒了一杯柠檬水。

    走回客厅,他看到阮烟摆着手,在认真唱《数鸭子》,他笑着把柠檬水放到她手上,阮烟接过,喝了一口,吧唧了几口,“这酒怎么是这个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俯下身看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“柠檬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柠檬酒,当然有柠檬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相信,把这酒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他作势要抢,阮烟立刻护食,傲娇地抬了抬下巴,“不给你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发觉喝醉的她,怎么可以这么可爱。

    她又喝了几口柠檬水,而后停了下来,嘴唇轻轻啧着,慢慢品尝,周孟言看着她红唇上盈盈泛着的水光,目光里有了火苗。

    “烟儿,我也想喝。”

    阮烟听他低声恳求,心软了,把杯子递了出去,“就给你喝一口喔。”

    他抿了一口,而后把杯子放到身后的茶几上,重新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不够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软唇就贴上一个带着凉意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亮了一盏暖光的客厅里,周孟言的手臂撑在她身子右侧的沙发上,俯下腰来,封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男人压抑了许久的情绪,在这一刻,再也无法控制从心底涌出。

    他想吻她,很想很想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全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她没有抗拒地推开他,男人捧起她的脸,撬开齿关。

    而阮烟晕乎乎的,不知自己在做什么,只感觉酸酸甜甜的柠檬味在唇齿间散开,让人感觉轻飘飘的,像团棉花。

    一个吻结束后。

    男人言:“现在甜了。”

    阮烟眨了眨眼睛,“我嘴巴上有糖?”

    他嘴角噙了抹笑,“嗯。”

    阮烟一脸认真地舔了舔唇,还在努力品尝着,就听到他在耳边问:“喝完酒了,我抱烟儿上楼睡觉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睡觉……”

    周孟言的手绕到她身后,而后把她托起,阮烟夹住他,双手搂住他脖子,靠在他颈间,细细绵绵的呼吸落在上面,像是一根羽毛在挠痒痒。

    男人往楼上走去,感觉到怀中的娇软,身体的感受被一点点撩起。

    他踏着台阶,想起生日那晚,他也是这样抱住她一路往楼上去,只是那时候,两人之间炽|热而疯狂,是融在一起的姿态。

    此刻她靠在怀中,他所有藏匿的欲|望在此刻被发酵的酒精一点点剥开。

    他把她抱回了主卧,开了一盏小灯,而后锁上门,拉上落地窗的窗帘。

    他坐到沙发上,女孩就面对面坐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周孟言看到阮烟轻垂着眸,睫毛扑闪,白色翻领蕾丝裙的裙摆被不经意褪到大/腿上方,两条分在他身侧的腿细如藕根,又白又嫩,小巧的趾头微蜷着。

    明明长得清纯至极,此刻却像是鲜红欲滴的玫瑰,让人想要采撷。

    男人目光灼.灼,扣住她的后脑勺,抵着她额头,低低问:“再让亲一次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阮烟醉了的小脑瓜中,对于他说的话没有概念,点点头,“柠檬……”

    周孟言就再度吻了上来。

    比之前都要来得强|势。

    阮烟手指攀住他的肩,下意识把自己往他怀中送,周孟言的手随着本能慢慢从蝴蝶骨往下滑去,最后到了蕾丝裙边,不经意就触到她滑|嫩的肌肤。

    所有的感觉被挑起,熟悉又陌生。

    他脑中的弦紧|绷着,末了忍着停了下来,虎口却掐住她的腰,往身下按着,缓解心火,西裤慢慢变得褶皱,禁欲之感被一点点摧毁。

    他怕亲下去,有些事情就控制不了了。

    阮烟的脑袋靠在他胸膛,见他迟迟没反应,下一刻竟然轻喃了句: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脱我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他脑中顿了下,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阮烟气音微吐:“以前你这样亲我完,接下来都会脱我衣服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孟言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根本不晓得自己在说什么,可是他仍然感觉到血|气冲上头顶。

    阮烟把玩着他的衬衫纽扣,感觉到耳垂濡/湿,他的气息喷洒在上,“那脱了衣服,接下去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周孟言见她傻乎乎的,还是忍住不碰她,怕她第二天醒来要和他置气,然而此刻的阮烟哪里会明白这些,见他无动于衷,感觉身子越来越热,心上有小蚂蚁在爬,娇声嗔他:“你快点脱呀。”

    阮烟的手掌在他身上推推搡搡的,男人眸黑如墨,最后握住她的葱白玉指往下带,直到一处,阮烟懵了下,忽而软声问他: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也很热?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?”男人呼吸不稳,咬住她的唇,声音发狠。

    明明喝醉的是她,最难受的人却是他。

    她手掌好奇地描摹着轮廓,嘀咕的声音从唇中泄出:“不然怎么会这么烫……”

    周孟言听到她天真的话,脑中的弦彻底断了。

    他低声诱哄:

    “烟儿先帮我脱,嗯?”

    周孟言承认今晚的他不是个正人君子。

    “好呀……”等会儿帮他脱完,就可以脱她的了。

    她抬手就开始摸他皮带纽扣,然而磨磨蹭蹭半天,完全不会,还时不时碰到,让他眼底越来越黑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……”她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男人吻上她,哑声道:“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在手把手指教下,阮烟终于解开了金属纽扣,最后西裤垂落脚边。

    往上则是衬衫。

    她悉数解开。

    末了,等到他赤着胸膛,单搂住她,阮烟轻喃:“现在到你了呀。”

    这回男人没再犹豫。

    阮烟全部的衣物扔到床角,时隔两个月没碰过她后,女孩雪白的胴/体再一次呈现在他视野里,每一处都如记忆般勾人心。

    待身上的累赘都卸去,他抱起她,走进浴室,把她放在微冷的盥洗池上。他指间穿过她的黑发,吻着她下巴:“知道我是谁么?”

    阮烟承受着他星星点点的吻,思索了下:“周孟言。”

    “周孟言是你的谁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他们都说周孟言是我的老公。”

    结婚这么久以来,这是他第一次在她口中听到这样的称谓。

    女孩的声音软软甜甜的,像是泡在蜜里,他低哑着嗓音道:“那烟儿这样叫我一声,嗯?”

    阮烟仿佛被拉入水深火热之中,脑中迷|醉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他彻底想死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婉转柔软,和他的呼吸交错响起,到最后他终于进入正题,看到镜子里,阮烟的后背紧紧贴在他胸膛,向前凹着腰,黑发散落,面颊粉红,两只手手撑在盥洗池边,身子轻|颤着。

    她完全独属于他,她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。

    小船在风浪中不断摇曳,深陷其中。

    男人在她耳边哄道:“烟儿,叫老公。”

    她一点点被他带着沉沦,红唇吐出轻软的二字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不知到了第几次。

    从浴室,到地毯,到落地窗前,到床上,每一处都留下令人遐想的气味。

    男人一副要把这段时间悉数讨回的模样,阮烟闷哼着,被他翻着各样姿势,再也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一夜,在一室春|光中,阮烟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时钟嘀嗒旋转,天边逐渐翻起了鱼肚白,清晨的一缕阳光,慢慢落在林城的大地上。

    日光越来越亮,逐渐洒满半边卧室。

    阮烟意识渐醒,听到浴室传来水声,她慢慢睁开惺忪的睡眼,就感觉到眼前朦胧一片光,她视线自然向上,随意看着天花板,而后突然却感觉——

    视线开始一点、一点,慢慢聚焦,最后定格在头顶的北欧吊灯上。

    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她懵懵然抬起手,晃了晃眼前,她再次看向北欧吊灯,发现眼睛竟然能清晰地看到它每个线条。

    阮烟心头猛然一怔,视线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沙发,窗户,衣柜,边柜,每一处的线条都格外清晰。她飞快坐起身,看到窗外投进来的那抹阳光,不再像从前那样模糊。

    一种巨大的震惊冲上头顶。

    几秒后,阮烟反应过来——自己这是彻底复明了?!!

    她竟然复明了!!

    她视线往下落,却突然发现,自己不着衣物。

    从胸口到腰肢,印上了红痕。

    浴室的水声突然停了。

    几秒后,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一个腰间裹着浴袍的男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男人宽肩窄腰,精瘦高挑,皮肤冷白,面容英隽清冷,深邃的眉眼旁,眼角点了颗很小的泪痣,高挺的鼻梁下是薄薄的嘴唇,每一处完美的轮廓,如同在画中走来。

    她惊愣的视线顺着他修长的脖颈往下,就看到他脖子上有一排的小小牙印。

    袒着的上半身上,暧|昧的抓痕格外明显。

    昭示着昨晚发生了什么样的事。

    阮烟脑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……周孟言?

    男人走出来,看到女孩坐在床头,震惊地看向他,他先是一愣,视线最后落在她聚焦在她的眼睛上,微愣:“看得见了?”

    阮烟听到熟悉的声音,脑中哐当一下——

    真的是周孟言!

    她看着他的面容,比想象中还要帅气,脑中仿佛被卷起狂风巨浪。

    阮烟继而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,飞快拿被子裹紧自己,面颊酡红,整个人脑中都是乱的,舌头打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看着她一副仿佛对他完全陌生的样子,下一刻抬步朝她走近,俯下身对上她的目光,忽而一笑:

    “怎么彻底傻了?”

    她羞涩得整张脸涨红,心跳快得不敢与之对视,下一刻,她忽而感觉自己被他拉进怀中,周孟言含笑看着她,打趣:

    “昨晚还叫我老公,今天就不知道我是谁了?”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