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1、玫瑰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chapter 41

    黏着他叫老公……

    阮烟脑中回忆起昨晚, 她自己好像喝醉了。片段式的记忆中,她似乎还是主动的一方,缠着他脱衣服来着, 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, 不用回忆, 也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阮烟脸色爆红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所有的一切,都没有比知道自己复明而来得更让人震撼。

    她看着周孟言。

    这个复明最想看到的人,此刻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个朝夕陪伴, 给她全部宠爱和温暖的人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, 他对她的宠爱得细致入微的过程中,她无数次幻想过他的模样, 也忍不住在心底想象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怎么想象, 都没有此刻真真切切, 不掺杂一切虚幻地看到他,来得让人心间激荡。

    阮烟忽而间明白——

   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生看到他,会为之尖叫、倾倒。

    他比她想象中还长得矜贵俊朗。

    就像当初祝星枝说的, 周孟言是踩在她审美g点上的人。

    阮烟心头掀起巨浪,各种情绪一下子涌了起来,根本无法用言语诉说。

    他仿佛从梦境中走来。

    阮烟的脑中还在消化接受, 周孟言见她还是不说话,唇角轻挑,再度出声:

    “需要我再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么?”

    阮烟回过神, 羞窘得摇头, 他的名字莫名脱口而出,“孟言……”

    心跳也跟着加快了。

    他笑了,“看来烟儿还知道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他抬手, 轻轻抚上她的眼睛,柔声问:“现在看到的是什么样的?还会感觉模糊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模糊,好像是完全的复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和出车祸之前一样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把她揽得更紧,无声勾唇: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两人都期盼已久的事情,如同失而复得,令人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男人道:“等会儿我们去趟医院,检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不去公司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去忙其他的事?”他唇瓣凑近她耳边,低低道:“我恨不得让你多看看我。”

    果然这人无论什么情况下,说起这些话来,一点都不害羞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先起来,我帮你拿衣服。”

    他话落完,又低声问道:“身体会不会不舒服?”

    阮烟听出了那个“不舒服”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她红着脸轻摇了下头,就听到他道:“抱歉,昨晚。”

    本来答应好她,在没同意之前,不会碰她的。

    周孟言知道她会害羞,也没提昨晚其实是她一直缠上来,把问题都揽到自己身上,然而阮烟依稀也记得昨晚自己说的话有多开放,赶紧心虚否认:

    “昨晚我都忘记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无声笑了,摸摸她的发顶。

    “我去拿衣服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起身走去衣柜前,阮烟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,忍不住想要一直想看他。

    待他拿好衣服转过身,阮烟飞快低下头来,不敢让他发现,而后他把衣服放在她面前,“穿吧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应了声,男人看出来她害羞,走去了衣帽间。

    等到他换好衣服出来,看到阮烟站在镜子前,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阮烟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

    “有什么变化么?”

    阮烟捏着自己的脸,“好像变胖了些……”她的脸以前会稍微瘦一些,现在看过去身型会更丰盈一些,但是不会显得胖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他走到她身旁,“现在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阮烟透过穿衣镜看着他的脸,又悄悄移开,而后肩膀就被他握住,她被侧了个身,面对他。

    周孟言俯下脸,对上她的目光:

    “现在能看得见我了,是不是还没那么快适应?”

    她轻声承认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熟悉又带着陌生的感觉,新奇得让她一时间形容不过来具体的心情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她的头,声音温柔:“没关系,周太太,你可以当做重新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他会给她完全适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看得见,我可以更好追你了。”他笑道。

    阮烟的心里的一池春水再次被他搅动。

    “带你去洗漱。”

    阮烟被他带着走到浴室,阮烟辨认了一下自己的东西,他就说去外面等她。

    关上门后,她出神了一会儿,而后抬起手,就看到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,在头顶澄亮的灯光中,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她摘下戒指,慢慢摩挲着,最后找到戒指内侧的刻着三个字母。

    yan.

    周孟言曾经和她说过,两人对戒的内刻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yan是周孟言的言,也是阮烟的烟。

    是自己,也是一生挚爱。

    洗漱完出来,阮烟看到周孟言已经穿戴整齐,站在床边柜前,扣着腕表。

    男人不笑的时候,清清冷冷,肃穆而矜贵,然而转头看向走出来的女孩时,眉眼如同冰雪融化,柔和尽显,“烟儿,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朝他慢慢走过去。

    到她面前,男人拿起桌上的一串冰蓝色钻石项链,帮她戴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待他戴好,阮烟摩挲着项链,怔愣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串项链和你手上的戒指是一整套的首饰,之前不给你戴,是怕你头发不小心缠着,不好打理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阮烟低头看着,浅浅勾唇,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他揉揉她的头,“走吧,我们下楼。”

    他带她走出卧室,到了门口,可可敏锐地听到声音,从游戏室里跑了出来,钻到阮烟脚边,阮烟开心地蹲下来,揉揉它的头:“可可,我可以看得见了哦……”

    这段失明的日子里,可可是她很大的帮助,也是她暖心的陪伴。

    现在能看到它,阮烟不禁咧开嘴角,抱住它,可可似乎能察觉到她的开心,舔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阮烟站起来,两人往楼下走,听到他略显低的声音:

    “刚才见到我都没有那么开心。”

    阮烟:?

    他竟然吃可可的醋?!

    她转头看着他不爽的脸色,打量着男人吃起醋的模样,压了压嘴角的弧度,半晌声音轻轻:

    “其实我最想见到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没有什么比见到他,更让人觉得期待了。

    周孟言闻言,脸色瞬间缓和,两人走到楼下,阮烟看着陌生的家里,到处打量着,他就道:

    “等会儿从医院回来,我带你在家里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到了楼下,女佣上前,得知阮烟复明了,也特别替她开心。

    坐在餐桌前,阮烟坐在周孟言对面,她喝着粥,时不时忍不住抬头瞥向对面剑眉星目的男人,心中冒出粉红色泡泡。

    他好帅呀……

    阮烟承认她不是个颜控,也被他帅到了。

    周孟言抬眼,再度抓包她在偷瞄他,阮烟心虚地立刻低下头,他不禁笑了:“烟儿,我是你丈夫,你想看可以光明正大的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捂脸qaq.

    吃完了早餐,阮烟和周孟言出发去往医院,一路上,周孟言嘱咐江承今天工作的事,如果没有大事情,都不用打扰他,江承应下,也知道此刻什么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两人见到医生,医生给阮烟安排了检查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长廊上等候,周孟言去旁边临时处理了下公事,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阮烟弯下腰,揉着自己的后脚跟。

    阮烟微低着头,忽而就看到周孟言出现在视野里。

    他在她面前半蹲下,而后轻握住她的脚腕,柔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阮烟怔愣了下,“鞋子有点磨脚……”

    而后他慢慢脱掉她的鞋,把脚丫搭在他腿上,帮她轻轻揉着,人来人往,阮烟看着周孟言丝毫不顾他人目光,不禁乱了心跳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的鞋,“这双鞋从没见你穿过。”

    “唔,前段时间买的,”这是她今天自己翻鞋柜找到的,“我看它比较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东西当初都是在店里试的,现在她看得见了,自然是先看漂不漂亮。

    他淡淡一笑,“今天回去看看你的衣服包包,还有鞋子什么的,不喜欢的就让他们收起来,以后可以自己去店里挑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孟言,等会儿你可以带我去看看爸爸吗?”

    她现在也想看看父亲在疗养院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检查报告出来后,医生说阮烟眼睛的淤血已经消失了,目前没有大致的问题,但是仍然要注意保持眼睛不要过度劳累,再持续观察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,阮烟仰头看着明媚的日光和湛蓝的天,唇角弯弯,开心得毫不掩饰,“能看见太阳,真好。”

    只有当失明后,才会发现,原来能看见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笼罩在她心头好几个月的阴霾,终于云消雾散,一片明朗。

    周孟言看着她,唇角微勾:“这段记忆你会记得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阮烟点头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这辈子非常宝贵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周太太。”

    他牵着她,踏下楼梯,走到阳光之下。

    两人去往疗养院,看望了阮云山,阮云山仍然没有苏醒,但是医生说,在疗养之下,他的身体状况在不断变好,将来苏醒的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阮烟坐在床边,看着父亲的面容,紧紧握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已经复明了,你也要赶紧加油,赶快醒过来,可不要只让我看着你,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相信,时间一定会带给人希望的,父亲也一定和她一样,在努力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疗养院回来,周孟言带她回了家。

    一进门,周孟言不知何时,从身后拿出了一束粉玫瑰,“这是今天的花。”

    阮烟心尖跳跃,“你要这样一直送下去么?”

    “嗯,直到老了以后,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阮烟忍不住轻嗔了他一句:“你别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他笑着捏捏她的脸。

    周孟言带她走过每一个房间,让她去认得,阮烟逛着厨房、餐厅,阳台,最后到了她自己的书房。

    走进去,她忽而意识到一件事,眼前一亮:

    “我复明了,演话剧就更方便了!而且也能回去上学了!”

    她刚才太开心了,甚至都忘记了这几个重要的事,周孟言带着她在沙发上坐下,而后问:“要不要看看你之前演的《时光与你》?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解锁,阮烟就瞄到他手机的解锁屏幕和里头的桌面,竟然一张是她的照片,一张是他们的合照,全都是上次出去自由性的时候拍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先录个指纹。”

    他握住她的手,给手机录下指纹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看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笑笑,“没事,以后可以行使周太太的权利,想检查就检查。”

    翻到里面的音频,阮烟接过,看着当时的演出录像,感慨:“我演的可真棒,一点都看不出来我失明耶。”

    “烟儿是自恋了?”他含笑反问。

    阮烟脸颊一红,“那本来我就演的很棒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特别棒。”

    阮烟想到一事,“对了,我想看之前我们出去旅游,你拍的那些照片。”

    他拿了相册回来,而后把她拉到坐在腿间,从背后半圈住她,“一起看。”

    阮烟感觉到被他拥在怀中,出神了瞬,又飞快收回视线,“你把照片洗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翻着照片,“果然好美啊,比我想象的还美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如果你还想去,我们可以再去一次,毕竟看得见和看不见,是两种不一样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她轻点了点头,看着照片,想起当时他的陪伴,心中暖意涌流。

    阮烟莞尔,突然觉得,自己也很幸运。

    她在心底想,如若不是那场车祸,她的人生,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和周孟言相交。

    她也遇不到一个这么喜欢她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身处在苦难中体会不到幸运,但熬了过来,回头望时,会发现,生活的惊喜,其实往往会伴随着苦难和意外,悄然而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整天,周孟言都陪在阮烟身边,晚上的时候又带着阮烟出去吃了饭,逛了逛江边,她仿佛是个好奇的孩子,哪里都想逛,哪里都想看。

    晚上回到家,周孟言说要去书房处理些事,阮烟让他安心忙,自己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她给祝星枝打了视频电话,为了逗她,戴上了墨镜,不让她发现自己眼睛好了。

    祝星枝接起,看到她,笑道:“大晚上呢,你戴什么墨镜呀。还给我打视频电话,我看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