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0、复明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chapter 40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 阮烟整张脸涨红成了柿子。

    呜呜呜为什么她总是因为看不见在他面前翻车qwq.

    她羞窘得说不出话来,男人见此,俯下身, 直接拦腰抱起她:“不说话, 那我们回卧室说。”

    阮烟:这人!!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他走进卧室, 最后把她放到床上,身子覆了上去,阮烟还以为他要做什么,手掌连忙抵着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见她害羞成这样, 他不禁勾起唇角, “现在回不回答我?”

    他哑声问:

    “烟儿舍不得我,对么?”

    男人想要追问, 想要听她亲口承认, 这样就说明她对他有那么一点感觉。

    半晌, 阮烟埋着脸,轻轻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何时有了这种依赖的感觉。

    周孟言闻言,心底被她的回应所一点点填满。看来他这段时间所付出的, 是有效果的。

    他单手搂住她,手掌轻轻盖在她发顶上。

    “我的原定计划,是要去美国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前段时间我把这个安排取消了。”

    阮烟怔然, “……取消?”

    “其实原本我也在考虑去或不去,现在安排副总裁过去,我会留在林城。”本身周孟言不过去, 派其他高管过去, 也不会有很大的影响,因为大大小小的事还是他来决定。

    阮烟闻言,心里就跟坐过山车一样, 周孟言笑看着她,“而且老婆还没有追到,我怎么可能去其他地方?”

    听到那句他从来没有说过的“老婆”,阮烟的脸再度红了,但是心底的慌张和害怕因他的话被抽离,逐渐被一种失而复得的欢喜所替代。

    “在你眼睛没好、大学没毕业之前,我都不会考虑出国,将来倘若要去哪,都会以你的意见为准,之所以没告诉你,是因为我取消了,觉得就没有提起的必要,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是湛静姐今晚来家里的时候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眸色微沉,心中划过一道情绪,“她怎么和你说的?”

    阮烟把具体情况和他复述了遍,他闻言,眼底如墨渐深,半晌揉了揉她的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瞒着你,所以不管其他人怎么说,你都先来问我,不要胡思乱想,嗯?”

    阮烟想想也是,自己刚才在那里纠结半天,还各种猜想周孟言不告诉她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打消女孩的猜想后,男人侧身揽着她,嘴唇贴近她耳畔,“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阮烟轻点了下头,就感觉到他仍然保持不动,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她敏/感的耳垂,撩得她发烫,她嗫嚅:“你、你怎么还不走……”

    她逐渐感觉到房间里暧昧的氛围在不断浓厚,男人的身体滚|烫和炽|热,压抑着特别的情愫,她心跳乍乱,忽而间就感觉到他松开了手,起身。

    “晚安烟儿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“晚安……”

    周孟言离开房间后,阮烟回想起刚才,她能感觉到……他在克制男人某种的冲动。

    以前刚结婚的时候,她觉得周孟言清心寡欲,对待房事并不热衷,但是随着滚床单的次数越来越多,他的内心似乎对于这些的渴望被逐渐释放。

    临近三十还没开过荤的男人,外表多禁欲,其实里头就有多重欲,加上阮烟柔柔嫩嫩,感觉一折腾就会坏,即使不性感妩媚,也足以让大多数男人为之倾倒,周孟言就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而且成熟男人在这方面无师自通的技巧,同样也会让阮烟感觉到上瘾。

    所以刚才……

    感觉到他松开手,阮烟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情绪有点微妙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她难不成在期待什么?!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,阮烟羞得在床上滚了几圈,脸色冒红。

    呜呜呜,这一定不是她。

    翌日早晨,梵慕尼总裁办公室,周孟言开完了早会,走了进来,江承跟在后头,手里端着杯磨好的美式,最后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坐下后,他处理着手头上的公事,过了会儿江承进来敲门:

    “周总,仲小姐来了,在门口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了解男人的意思后,江承离开办公室,片刻后,仲湛静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她穿着干练的职业装,手里拿着包和文件,坐到周孟言面前,她莞尔一笑:

    “这份策划案,我今天有空,就送过来给你了,和你当面聊聊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仲湛静的公司和梵慕尼有一次合作。

    周孟言端起咖啡,如平常般不冷不热地沟通着,半个小时后,仲湛静:“那到时候我会让公司的艺术总监再了解一下,再和你们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无公事可聊,仲湛静抬起头,目光落在他脸上,莫名感觉现在的他和十几年前她喜欢的那个少年的面容不断重合,她敛睫压住内心的冲动,末了想起一事,随口问: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下个月去美国的事安排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周孟言闻言,看着她的眼里情绪难辨,仲湛静对上他幽深的视线,心里一动:“抱歉,有件事我还没和你说。昨晚我和阮烟聊天的时候,不小心和她提到了你要出国的事,我以为你早就说了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她面露歉意,“你应该是不舍得让她知道你们要分居,才没说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她昨晚和我说了。”他开口。

    仲湛静点点头,“我想到阮烟应该也会去问你了,那怎么样?你安抚好她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安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打算去美国了。”

    仲湛静脸色突然僵住,“不去?!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了阮烟。”

    仲湛静脑中被他言简意赅的话猛烈冲击了下,一下子没回过神来,她努力控制着脸上的表情,“为了阮烟……你竟然改变了这么大的行程安排?那整个公司……”

    他掀起眼皮,淡声反问:“有问题?”

    在仲湛静的世界里,周孟言永远会把梵慕尼的利益放在第一位。

    他现在竟然为了阮烟打破原则?!

    仲湛静握紧手中的包,“没,我就是觉得很惊讶,你竟然为了阮烟放弃这么多,不再像是从前那种毫无人情味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她扯起嘴角,“那你和阮烟现在这样,也算是假戏真做,变成真正的夫妻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淡淡道:“她还没喜欢上我,我还在追。”

    仲湛静彻底语噎。

    她暗恋了十几年得不到的男人,高高在上的周孟言,有一天会对她说,他在追求一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她喜欢了这么久的人,阮烟甚至还不喜欢。

    真的好讽刺。

    “那挺好的……也让你尝尝追女孩子是多么辛苦的事。”仲湛静感觉心头发紧,快要窒息,于是站起身,“那没什么事,我就先走啦,还要回公司。”

    她刚要转过身,就听到周孟言开口叫她。

    男人放下咖啡,看向她,嗓音微冷:

    “以后关于我的事,我自己会和阮烟说,你不用和她提这些,免得她乱想。”

    话中之意仲湛静听出来了,就是叫她不要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她握紧包提手的手不断攥紧,一瞬间想把心里的话一股脑全部倒出去,不再伪装,告诉他所有一切。

    几秒后,她忍住怒火,弯弯唇:“……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离开办公室,她到达地下停车场,上了车后,她气得直接把包扔到后座,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“周孟言,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!”

    为了阮烟,直接动用私权把她的闺蜜弄走。

    为了阮烟,暗里警告她不要多管闲事,破坏他们的关系。

    张口闭口都是阮烟,阮烟……

    她在阮烟面前就什么都不是对吧?!仲湛静怎么样都想不通,就那个瞎子,有什么值得周孟言喜欢的?!他可以喜欢任何人,就是不可以喜欢一个比她差的人!

    仲湛静第一次气到感觉抓狂。

    进入三月,阮烟又可以开始恢复正常的剧团排练生活。

    剧本在反复不断地重新排练,精益求精,有阮烟的戏份,她就会去到剧组,虽然导演对她很客气,但是她也不想自己搞特殊,被各种优待,还是会服从剧组的安排。

    一天天的排练过去后,三月底,距离第一次演出只剩下一个星期的时间。

    早晨通知彩排,所有演员早早到了剧团。

    阮烟坐在位子上等待彩排,过了会儿晏丹秋来了,就坐到她旁边,满脸笑意:“阮烟,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今早起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这黑眼圈有点重,你还是要多注意注意休息。”

    自从情人节过后,晏丹秋对她的态度,就跟变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这样热情的态度,阮烟不知她是否是出于真情实意,也只有有一句回一句,不冷淡也不热情。

    “对了阮烟,我们再对对词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过了会儿导演过来通知彩排,演员们和各个剧务人员各就各位,一个白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多,最后完整彩排完最后一遍,张晋最后总结完,没叫大家回家,而是说今晚有整个剧组的聚餐,犒劳大家最近这么辛苦,也提前庆祝,希望第一次演出能顺利举办。

    张晋通知每个人都要去,于是大家三两结伴,去往用餐的地点。

    阮烟收拾着包,就接到周孟言的电话,“你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今晚我们剧团有聚餐,我没那么快结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说这件事,你在哪我去接你,我们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他也要去?!

    他反问:“还打算藏着?”

    阮烟脸颊微红,想到上次去学校他可不舒服了,而且在这里也没什么好瞒着,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哪。”

    “剧团。”

    “先让司机带你来公司。”

    阮烟应下,于是婉拒了邀请她一起走的人,说有些其他的事,迟点到。

    而剧团里的人杀到今晚吃饭的五星酒店后,往里走看着大厅金碧辉煌的装潢和超大的水晶喷泉,惊叹:“剧组这次请吃饭也太阔绰了吧,我们剧组真有钱。”

    大家到了包厢,里头一共有四桌,几个导演、宣发总监等重要的剧创人员自然坐在最前面的主桌,其他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坐在其他桌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来人后,张晋告诉大家:“今晚呢,其实是一个投资方请吃饭。”

    大家闻言,有人猜:“不会是那个空降的最大投资方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投资方爸爸请吃饭,也太幸福了!

    “今晚他会来吧?”

    “这人家请吃饭肯定会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好想看看他到底是谁啊。”

    大家好奇地谈论,人来得差不多后,有人数点人数,发现只差阮烟和投资方。

    投资方姗姗来迟很正常,只是疑惑阮烟怎么还未到,和阮烟玩得好的庄琪说:“我给她发条信息吧,我帮她留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投资方没来,大家只能等待着,过了会儿,主桌的张晋接到电话,连忙和身边几人走出包厢。

    酒店门口,周孟言带着阮烟走了进来,张晋等人纷纷迎了上来,笑道:“周先生好——”

    周孟言淡淡勾唇,和他们握手。

    几人往包厢走去,周孟言手机突然响起,看到是公司打来的,他停下步伐,说得接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张晋:“没关系,那要不我先带阮烟进去吧?”

    阮烟点点头,于是跟着张晋走到包厢外,嘱咐了声门口的侍者,再次去接周孟言。

    侍者带着阮烟坐到主桌前后,离开。

    包厢里看到这一幕的人,先是一愣,连忙就有几个好心的人走到阮烟面前,忙道:“阮烟,这里不是你的位置,你坐错位置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这里是几个领导坐的,演员是坐在另外一桌,我带你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阮烟一脸茫然,而后就被几人带着坐到最角落的那一桌,庄琪的旁边。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坐哪,也没说什么,想着等周孟言进来再说。

    另外一桌有几人看着阮烟,嗑着瓜子,怯怯私语:

    “一进门直接往主桌坐,真够可以的,虽然是富太太,但是不知道自己在剧团里就是个小配角吗?”

    “刚才主桌都没人,她一个人坐在那,等会儿张导带着投资方进来,看到她,欸,我替人尴尬的毛病又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体谅一下,人家看不见,没眼力见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边,周孟言打完电话往里走去,张晋等人再次笑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走到包厢门口,侍者拉开了门,众人闻声,纷纷停下口中的话,目光齐齐往外看去。

    第一眼望见的,就是被簇拥在中间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身型笔挺高挑,面容清隽矜贵,清清冷冷的气质,如同烟雨中远方的山峦,让人只敢远观。

    有许多人看到他后,立刻认了出来——

    这不是就是梵慕尼集团的总裁,周孟言吗?!

    周孟言是投资方?

    张晋走了进来,对上众人的目光,介绍道:“梵慕尼的周先生就是我们这次话剧的投资人。”

    大家连忙起身颔首问好,一片哗然和惊讶之间,更有几个特别女演员看到周孟言,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,内心冒粉红色的泡泡,“周孟言竟然对话剧感兴趣……”

    问好后,张晋对周孟言微微弯了腰,做了个手势:“周先生,我们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然而男人站着没动,目光在包厢里转了一圈,最后落到了站在角落的女孩身上。

    张晋随着他视线看到阮烟,先是一惊,“我刚才不是让人安排坐在主桌吗?”

    而后下一刻,周孟言独自抬步往前走去,众人看着他最后走到阮烟面前,都愣了一下,不知所以间,男人直接牵起阮烟的手,声音温柔如水:“烟儿,我们坐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大家:???!!

    阮烟被周孟言牵着最后再次回到主桌,男人还帮她贴心地拉开椅子。

    不知情的人全都懵了,有人的疑惑下意识脱口而出:“阮烟,你和周先生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周孟言环顾了一圈周围,轻搂住阮烟的身子,大方介绍:

    “阮烟是我太太。”

    大家目瞪口呆:卧槽?!

    阮烟竟然是周孟言的太太?!!

    周孟言牵着阮烟坐下,众人逐渐反应过来——

    阮烟也太低调了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