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86、祝星枝×陈容予(十五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番外十五

    祝星枝看到阮烟突然出现, 懵了——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!”

    阮烟也呆住了,“我来找我小舅舅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、舅、舅?!

    “陈容予是你小舅舅?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祝星枝一个呼吸不上来,差点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阮烟回想着刚才陈容予说的“未来小舅妈”, 也差点昏厥:“你说的陈先生就是我的小舅舅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空气如死亡般凝固下来。

    直至陈容予走回祝星枝身边, 轻拍了下她脑袋, 淡声道:

    “先去洗漱,换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祝星枝小声道:“我衣服都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里面的衣柜,挂着你上次穿的那条红色裙子。”

    祝星枝看了眼阮烟,最后忍住了说话的冲动, 转身走回房间。

    阮烟震惊问陈容予:“她就是我说的小舅妈?”

    男人虚握拳, 轻咳几声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看到陈容予脖子上的红点, 以及刚才祝星枝脖子上的草莓印, 一时间联想到了一些场景, 立刻别过冒红的脸。

    太刺激了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,祝星枝换上裙子,走去浴室洗漱, 看到里头乱糟糟的,昨晚春光无限的回忆立刻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她是喝的上头了。

    但是没彻底醉。

    所以昨晚发生了什么,她都知道, 也知道男人昨晚还是忍着没要了她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发生的……几乎也没差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问题重点不在这,重点在陈容予竟然就是阮烟的小舅舅, 这世界也太小了吧?!

    这一大早上起来的, 就给她这么大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磨磨蹭蹭洗漱完,她扎了个头发,最后走出卧室, 陈容予和阮烟已经在外头坐着了。

    阮烟问:“枝枝,你昨晚是住这里的吗?”

    祝星枝摸摸头,刚要开口,陈容予就截断了:“有些特殊情况,她刚好在这留宿一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扯淡!还刚好!

    昨晚缠着她接吻,最后差点收不住,打算出门买避/孕/套的人是谁!

    臭男人!

    祝星枝心底鄙视了声,对阮烟笑道:

    “昨晚我喝醉酒了,是你小舅舅硬要就把我拐到他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容予眉骨微抬,看向傲娇的祝星枝,也淡淡勾唇:“没办法,一说带某些人回家就哭,我也只能勉强收留一下。”

    勉、强、收、留。

    等着。

    她再也不来了!

    阮烟看着他俩的互动,忍俊不禁,“不过小舅舅,还是谢谢你把枝枝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门铃响起,陈容予说应该是外卖来了,走去开门。

    他一走,祝星枝就跳脚道:“烟烟,他竟然是你舅舅?!这么多年了,我竟然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听你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没见过你小舅舅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没给我发过陈先生的照片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来真的对得上。”

    祝星枝恍然大悟,“四年前,你不是送你小舅舅出国吗?难怪前天晚上陈容予和我说,他要出国工作。”

    陈容予从她房间走了,阮烟送他去了机场,最后阮烟再回到酒店看她……

    阮烟:“难怪我昨天问你要送什么生日礼物给我小舅舅,你说陈先生也过生日,其实不就是一个人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但凡有一个人多说点,双方都不至于今天才知道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小!

    陈容予把早餐拿进来后,三人的谈话就先暂停到一半,陈容予带着祝星枝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和阮烟好好解释一下。”他淡声道。

    “解释什么?”

    他笑笑,揉揉她的头,“解释一下,为什么大早上会在我家看到她闺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容予和阮烟一起走去阳台,他大致解释了一下原因,阮烟听完,更关心眼前的事,“那你对枝枝的想法……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和你说的都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找个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阮烟惊讶,没想到许久之前问陈容予这个问题时,他就有了这样的想法,“所以你喜欢枝枝很久了?”

    男人淡笑,“嗯,你先别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阮烟乐了,“好,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说呀?你们都这样了还不确定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今天打算告白。”

    他很早就计划好了。

    阮烟拍拍他的肩,喜笑颜开:“我帮你保守秘密!祝你告白成功呀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回房,刚好想到一事:“对了,你知道什么是打地鼠机吗?”

    “打地鼠机?”阮烟反应了几秒,“昨晚枝枝喝醉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她啊,每次喝醉一定要玩打地鼠机,她房间里就有一个,巴掌那么大的,但是清醒的时候问她,她肯定不承认,说自己没那么幼稚,”阮烟莞尔,“其实枝枝很可爱的,就像个小孩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虽然看过去有点叛逆乖戾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格外单纯可爱。

    陈容予垂眸,眼底清澈而满了柔意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阮烟走去餐厅,又和祝星枝聊了一会儿,准备离开,祝星枝感觉心里乱乱的,刚提出要和她一起走,门口就传进男人的声音:“你的东西还落在我卧室里。”

    祝星枝:“我马上去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浴室也被你弄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人!

    阮烟憋笑,“枝枝,你还是留在这先处理完你们俩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送走阮烟后,祝星枝气鼓鼓看着他:“你是摆明着把我留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是谁死活不回自己家的?”他走到她面前,嗓音含笑,“要不要去浴室看看你弄的残局?”

    “是我一个人弄的吗?”

    祝星枝和他对视,几秒后心虚地移开目光,“行,我去收拾,收拾完就走。”

    祝星枝转头,手腕就被握住,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

    “怎么不开心了?”

    她咬着唇没说话,感觉到对方的靠近,他俯身,温热的气息落在她耳后:“对不起,有件事瞒了你很久。”

    祝星枝转过身看他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烟烟的闺蜜。”

    她怔愣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你高三那年和烟烟去旅游,我看到你们的合照了,我才知道,原来我们离得这么近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联系你,不是不愿意,而是我怕你不愿意,因为我以为我给你留了号码,你不没打,所以当时我也不想选择主动。”

    祝星枝轻哼,“某些人还说是我睡完就忘,明明自己轻而易举就可以联系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挺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后悔没有放下一点面子和自尊,早点联系她。

    祝星枝心跳乱了一拍,连忙转过身,“我去收拾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进卧室,到了浴室门口,她就被他拦住:“你坐着吧,我去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要陪我过生日?你刚就要和阮烟走?”

    祝星枝努努嘴,“我记得的呢。”

    他揉了下她的头,“去外面待着。”

    祝星枝看了眼他,最后在床上坐下,她听着浴室里的声响,心事混乱。

    这人怎么就是阮烟的小舅舅呢……

    玩火怎么还差点烧到熟人家了……

    祝星枝最后倒在床上,一会儿后,男人从房间里出来,看到她这模样,走到床边,“还困?”

    她抬手轻拉住他领带,男人的身子就顺势覆了下来,手撑在她身子两侧。

    两人的位置骤然逼近。

    祝星枝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眉眼,面颊微红,“喂,我用力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没站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星枝看他气定神闲的模样,不禁嗔:“昨晚趁我喝醉酒,占了我多少便宜来着?”

    他嘴角噙了抹笑,“占了挺多的,要不要还回来?”

    祝星枝抱住他脖子,翻了个身,把他压在下面,她撩了下长发,看他,妖艳如睥睨众生的模样,“你真当我不敢要你还了是吧?”

    她御俯下身,忽而床边她的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男人眼底黑了几分。

    祝星枝起身要去拿手机,发现身子被牢牢按住,她无奈一笑:“等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松开手,她接起电话,那头响起宁晓楠的声音:

    “枝枝,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……他家里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宁晓楠听懂了她的意思,“我现在在赶往医院的路上,冬歌早晨出车祸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车祸了?!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才知道,不过没有生命危险,我们现在都过去看看了,我就问问你要不要去。”冬歌也是他们一圈的朋友,和祝星枝关系不错,昨晚他也在夜店里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,你给我地址吧,我如果有空就直接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陈容予问:“谁出车祸了?”

    祝星枝解释了下,男人道:“你想去看看,我送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今天不是你生日吗?”

    他坐起身,半搂住她,“我早晨没什么事,送你过去,然后我们中午再去吃饭,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两人到达医院,找到病房,也看到了同来的几个朋友。

    “枝枝,你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祝星枝领着陈容予进去,其他人转头看向后者,认出这不就是昨晚把祝星枝带走的人吗?

    祝星枝走到床边,眉头皱起:“冬歌,你这怎么搞的?”

    “哎,没什么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冬歌是昨晚在夜店玩完,又和其他朋友出去通宵嗨,今早骑着摩托,与一辆货车不小心撞了,现在胳膊摔断了。

    “胳膊断了还不是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冬歌笑笑,“养一下就好了,对了,你不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祝星枝顺着冬歌的目光看去,就撞进陈容予深而远的眸里,她抿了抿唇,“我朋友,陈容予。”

    “呦还朋友呢,昨晚都被人家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枝枝你这谈恋爱都不告诉我们了啊。”

    祝星枝忙道:“不是不是,你们别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她和陈容予之间本来就不是男女朋友啊,等会儿搞得他很尴尬怎么办。

    大家起哄几句,就放过了他们,祝星枝走回陈容予身边,仰头就对上他沉静的目光,心口莫名一跳。

    他淡声道:“我去帮你买瓶水,你和你朋友先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陈容予走后,祝星枝陪冬歌聊了会儿,最后和宁晓楠走出病房。

    两人去完洗手间,往前走到走廊的十字路口处,右拐到了通风的窗户前吹吹风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暗恋冬歌多久啊?还不说?”

    宁晓楠摇头,“这不是害怕他会拒绝我吗?”

  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