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7、伤疤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chapter 47

    包厢的门被推开后, 周孟言牵着阮烟走了进去,里头的人看到他们俩,连忙起身: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周太太吧?”

    周孟言带着阮烟上前:“嗯。”

    邵弘新连忙和阮烟颔首:“还是第一次看到周太太, 太年轻有气质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和他们问好。

    跟在身后的赵瑾, 整张脸又青又黑, 笑容就跟被502粘住一样僵硬。

    回想起刚才在外头,男人揽住阮烟后,女孩朝她一笑:“赵学姐,那我们一起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瑾被吓得整个人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在阮烟面前讥讽了一波, 还以为人家生活过得多惨, 谁知道人家休学在家期间顺便嫁了个豪门,演话剧根本不是什么没钱。她还各种吹牛和周孟言关系好, 没想到吹牛对象竟然吹到了人家老公头上……

    她以为她戏演得很好, 没想到阮烟配合她有来有回的。

    有一天她竟然也会被阮烟反套路, 狠狠打了一波脸。

    打完招呼,邵弘新看向后面的赵瑾,对阮烟介绍顺口道:“这位是我们的公司的创意部总监, 小赵。你们刚才怎么一起进来?”

    阮烟看向赵瑾,莞尔:“我和赵学姐是同一个学校的呢,刚才在门口遇到了, 还说了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:“认识?”

    阮烟点点头,“之前还是一个学生会的,赵学姐经常帮助我, 而且在我们学校特别优秀, 我刚才听她说你也特别欣赏她呢。”

    男人愣了下,目光朝赵瑾投去,赵瑾心中发慌, 干笑两声,“阮烟,你说笑了,我成绩也就一般般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孟言看着阮烟脸上狡黠的表情,以及赵瑾变了的神色,猜到了大概,压下嘴角的笑意,揉了揉阮烟的头:

    “之前没见过赵女士,原来和我太太这么有缘分。”

    这话,是安抚,更是无形之中解释了一些误会。

    而赵瑾发现吹的牛皮被当场炸开,喉咙如卡了一般,彻底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来吧,周总周太太,先坐下,让服务员再添一副碗筷,点点菜。”

    阮烟婉拒,坐在周孟言旁边,“没事,我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侧首在她耳畔道:“我这边马上就结束,嗯?”

    阮烟应下,“你忙,我刷手机呀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和邵弘新继续聊着公事,阮烟拿出手机,点开微信,找到赵瑾,直接拉黑。

    她暗戳戳爽了一下。

    之前她就应该把这个人删掉!还天天视奸她生活,恶心心!

    她气鼓鼓地喝了口果汁,抬头看向对面的赵瑾,后者吓得不敢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怎么这么怂包。

    比她还好欺负……

    阮烟倒也懒得一直生气,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,低头玩着手机,忽而间感觉到手被男人握住,放在他的腿上,慢慢把玩。

    时不时十指紧扣,时不时轻轻挠了下她掌心,时不时和他的手掌比大小,偏偏脸上看过去什么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脸颊微红。

    这人怎么谈个公事也不忘调戏她。

    她试图把手抽回来,就对上他的目光,他含笑低声道:“让我解解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晚上的应酬正式结束后,一行人走出包厢。

    阮烟和周孟言上了车,车子在夜色中往家驶去,男人抬手,看向坐在旁边的她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阮烟挪到他旁边,被他搂住,她顺势靠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那个赵学姐今晚是不是和你闹了点矛盾?”男人问。

    阮烟惊讶:“你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我出去找你的时候,你和她正站在一块。”而且女孩回到包厢之后,和赵瑾说话时,他能感觉到她是故意的,像是一只小刺猬,可爱得不行。

    阮烟听完他说的,又羞又恼,“你才小刺猬呢。”

    他想到什么,淡声解释:“我之前真没说过欣赏她,我和她甚至在今晚之前都没聊过。”刚才听阮烟那么一说的时候,他还以为是她吃醋了。

    阮烟仰头看他:“那你欣赏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止欣赏,还喜欢。”

    阮烟嘴角点起梨涡,“其实我没有误会啦,我知道她是故意在我面前吹的,她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和我说说?”

    阮烟就和他说起以前在学校赵瑾想方设法针对她的事,“……反正我后来就没怎么理她了,她虽然学习成绩挺好的,挺招老师喜欢,但是很多同学都不喜欢她,她离开学生会之后,里头和谐多了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默了几秒,悠然道:“如果我能年轻个五六岁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一起上大学,在大学谈恋爱,也没人能欺负你了。”

    阮烟笑:“得了吧,你这样的性格,我在大学都不一定和你说得上话呢。”

    阮烟回想起学校生活,感慨:“你这么一说,我突然好憧憬校园恋爱噢,我这大学时光还没过去,就已经成为已婚少女了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话音未落,下巴就被轻捏住,男人直接封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舌尖撬开贝齿,卷着她的,与之追缠,她刚刚吃的柠檬糖的清甜在唇齿间化开,阮烟呜咽着,感觉到头脑发晕发胀,被他吻得四肢发软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他停下,两额相靠,他眼神划过一道冷:

    “喜欢校园恋爱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悔和我结婚了?”

    阮烟听着他吃醋的模样,心间发暖,揪着他的衣领,啄了下他的唇:“永远都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白头偕老,是一生所愿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阮烟一个人去往疗养院,看望父亲。

    最近这段时间,眼睛好了之后,阮烟就经常去疗养院,有的时候闲来无事,甚至会在里头待个一下午,陪着父亲。

    到了病房里,她把买来的百合插在花瓶中,而后拿温毛巾,帮阮云山擦擦手。等到一切都忙好后,她坐在他旁边,看完了书,就像和人唠嗑一样,和他讲起童年的事,而后又聊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现在不需要担心我,我身边有了孟言,他对我很好,就像从前的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阮烟握住他的手,“你以前总说,将来和我结婚的那个男孩子一定要你特别满意,你赶快醒来,醒来之后我就可以把孟言带到你面前,我相信你一定会很喜欢他的,”

    “爸爸,我前段时间又演了一部话剧,虽然只是个小配角,但是我也特别开心,以后等你醒来,我就拿给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要到夏天了,我记得爸爸你说,你最喜欢夏天,你想不想吃西瓜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的脸颊靠在他手上,和他说着话,忽而之间感觉——

    他的手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阮烟愣了一下,立刻坐直身子,脑中如同掀起惊喜的旋涡,她过来看父亲许多次以来,从来没有感觉到他会有这样细微的反应。

    父亲的潜意识,是不是能听感知到她在说话?

    阮烟去找医生后,医生就说最近这几周阮云山恢复得不错,身体正在慢慢好转。

    说不定期盼着,哪一天就醒来了。

    阮烟从疗养院出来,把好消息告诉给了周孟言,那头闻言道:“下次陪你一起去看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“烟儿现在打算去哪?”

    “挺无聊的没什么事干,可能就回家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来公司待着?”

    “公司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今天刚好也不会很忙,”他笑,“你既然无聊,不如来监督你老公工作。”

    阮烟乐着应下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私家车到了梵慕尼集团,阮烟走进大楼后,就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上来迎接,“太太,周总让我带您上去。”

    阮烟颔首。

    最后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,办公桌前的男人抬眸看向走进来的她,而后开声:“给太太倒一杯柠檬水。”

    助理离开后,阮烟走到他面前,手腕就被握住,她顺势坐在他身上,周孟言看着她:“今天这件衣服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阮烟笑着握住他的手,“会不会打扰你?”

    “很乐意周太太来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会让你分神的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助理敲开门进来,阮烟红着脸想从他身上起来,男人却按住她,不让她跑。

    等到助理走后,阮烟羞嗔他,“工作期间,不搞男女之情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笑笑,把柠檬水递到她手中,阮烟喝着突然想道一件事:“对了孟言,你帮我挑挑看话剧角色,我想找一个去试镜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阮烟把两个剧本拿给他看,两个都是校园话剧,一个是青春爱情故事为主,和《时光与你》差不多,讲述青涩甜蜜的爱情,另外一个是大学生对于未来的抉择和梦想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的话,我想去试镜女一号,第二个的话,我觉得纪怀那个角色挺适合我的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翻了下剧本,抬头看她:

    “第一个剧本,你和男一号有牵手和拥抱?”

    阮烟憋笑:“这个就是演戏嘛,又不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脸色阴郁下来,想到在舞台上阮烟和别人有其亲密接触,心里就不舒服,半晌道:“我觉得第二个不错。”

    阮烟勾住他脖子,“可是我好喜欢第一个剧本,我觉得我肯定能把女一号演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想演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最后妥协,摸了摸她的头,“你喜欢什么就演什么。”

    阮烟不禁笑了,“不吃醋呀?”

    他抬眸看她:“除了吃醋我还有其他办法?”

    她喜欢,他还有什么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阮烟仰脸啄了下他的下巴,眉眼弯弯:“可是我更喜欢第二个剧本。”

    男人眉间如冰雪化开,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沉声反问:

    “故意逗我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想看看你吃醋的样子嘛,周孟言我发现你就是个醋坛子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唇瓣就被封住,气息缠.绕之间,阮烟攀住他的脖子,被他更好地搂进怀中。

    末了,男人停下,看着她泛着水光的红唇,气音很低:“如果在家里,你现在就会被我丢到床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绯红了脸颊,立刻老老实实的。

    敲门声这时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江承走了进来,面色微妙,默了下:“周总……许鸿文先生又来了,问可不可以见您,他说就耽误你十分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闻言,眼底划过一道转瞬即逝的情绪,神色冷下:

    “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江承走后,阮烟随口问:“这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周孟言黑眸幽深,淡声开口:“没谁。”

    阮烟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,想了想没再多问,于是就让他好好忙,她去旁边坐着。

    中午阮烟和周孟言一起下楼吃了饭,男人没让她回家,继续把她带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阮烟感觉有些困意,去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男人在外面安静办公,直到手机铃声响起,是一串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半晌,他接起,没有开口,那头就传来恳求的声音:“孟言,你能不能让我见一下你,我还在你公司楼下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神色冰冷。

    “我求求你孟言,就让我见你一面,我就只说一些话,你让我彻底死心也好,孟言,你看在小时候我们经常玩在一起的份上……”

    周孟言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脑中过往回忆疯狂涌现,这些年来一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