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5、引诱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chapter 45

    阮烟话落下的那一刻, 男人的眼底划过一道完全没有意料到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烟儿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脑子一热,主动亲完他、说完喜欢,此刻回味过来, 整张脸霎时间染上桃花般的绯红, 害羞得想转身当这句话没说, 突然身子就被搂住。

    周孟言一收手,把她拉进怀中,他俯下脸看她,目光灼.灼, 嗓音微哑:

    “终于承认喜欢我了, 嗯?”

    阮烟看着他眼里盖不住的欢喜,心间情思翻涌而上:

    “嗯, 喜欢。”

    阮烟也不明确到底是在哪个时刻喜欢上了他。

    朝夕相处, 日月之间, 或是陪伴,或是承诺,或是惊喜, 像是一场润物细无声的春雨,等到她反应过来,才发现原来每一个怦然心动里, 都有他。

    周孟言听到女孩肯定的回答,心中期盼已久的情绪被一点点垒高,填满。活了将近三十年以来, 他第一次感觉到心尖溢出来满足和喜悦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扣住她的后脑勺, 笑着看着她:

    “既然喜欢,那只亲一下够吗?”

    阮烟面颊绯红,羞着还未回应, 唇瓣就被男人的吻封住。

    男人唇瓣温热,一下子掠夺阮烟全部的呼吸,阮烟脑中发热,被他紧紧拥着,感觉浑身发软,忍不住踮起脚尖,勾住他的脖子,就被他不经意敲开齿关。

    唇齿交|缠间,是更热烈的深|吻。

    无人路过,耳边静谧安然,只有橘黄的灯光从头顶倾泻而下,像是一串金色的流珠。

    阮烟感觉到浓浓的爱意,如同巨浪将两人淹没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意义上,两人真心相爱后的第一个吻。

    无关欲|念,只属爱情。

    待一个吻结束,两额相抵,阮烟眸光中如同氤氲着水汽,红唇也染了水光,羞涩地轻揪着他的衣服,就看到他扬起唇角,“追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追到她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还想再亲她,阮烟偏过头,嘴角点起梨涡:“街上呢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她的唇瓣被蜻蜓点水点了下,而后手掌被握住,他神色悠然:“没关系,今晚时间还很多。”

    阮烟微红了脸,被他牵着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前面的街市渐渐热闹起来,他问:“往这走是不是想要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,”她嗫嚅,“刚才就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……和你告白来着。”

    他勾起唇角,手指在她掌心挠了下,“那往回走了?”

    阮烟看着前面热闹的摊点,都是在卖吃的,她感觉馋了,忍着一副淡定的模样:“来都来了,还是买点吃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这么勉强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勉强……”她气鼓鼓,脑袋就被揉了下,男人的笑声落在头顶:“买,你饿了怎么能不买。”

    两人逛了一圈,最后买了四果汤和一份手抓饼,他知道她喜欢甜的,又带她去了奶茶店。

    阮烟挑了下:“芋圆啵啵奶茶,中杯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:“几分糖?”

    “微糖。”

    “热度呢?”

    她差点脱口而出去冰,想到周孟言在,立刻改口:“常温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怀疑这人就是故意来这里监督她的.

    从奶茶店出来,到了路口,两人上了车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后,阮烟被他牵进房间里,两人坐到沙发上,阮烟又被他抱在腿上,她插上吸管,吸了一口奶茶,“你要不要喝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的下巴被捏住,他再次吻上她。

    气息缠绕,他末了停下,阮烟笑着,主动问他:“甜吗?”

    他嗓音低沉:“和你有关的,都很甜。”

    阮烟吃着夜宵,和他说着今天演出的事,吃完后,阮烟接到剧组人员的电话,说些公事,周孟言走去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等到他出来后,阮烟靠在床头玩手机,抬头就看到他穿着浴袍,微微遮挡下是精瘦健壮的身材,阮烟与他目光对视,而后飞快移开,起身:“我也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阮烟走进浴室后,周孟言走到床头,看着床头柜上面的计|生用品,心底就燃起一阵火来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浴室的水声终于停了。

    阮烟走了出来,身上穿了件之前的吊带白色蕾丝短裙,昏暗灯光下,两条细长的腿仍然白皙得晃眼,惹得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直至看着她,眼底晦明难辨。

    阮烟与他四目对视,眼底闪过狡黠的笑意,而后一步步朝他走去。

    直至到他面前,她抬眸看向他,指尖轻勾住他的浴袍腰带:“孟言——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果然男人乖乖上钩,把她强势地揽进怀中,炙|热的吻就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和之前相比,带上压抑许久的浓情绪。

    阮烟心尖颤动,身子软得想往后倒,他就顺势步步向前,她步步后退,最后跌在床上。

    阮烟看着他眼底的火,想要往后躲,身子就被拉住,男人的身躯覆了上来。

    周孟言看着身下的她,喉结滑动:“今晚烟儿觉得还能逃吗?”

    他吻上她的脖子,时轻时重,落下一颗颗草莓,阮烟仰着头,像是缺少氧气的鱼,努力平复呼吸,可是完全无效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呜咽,后悔逗他了。

    “孟言……”

    她开口想叫他停下来,奈何男人血|气上涌,阮烟察觉到不对劲了,立刻握住他的手,她酡红了脸,开声阻止:“等等,你、你忘记我大姨妈来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周孟言的脸色突然顿住。

    他今晚真的忘记了。

    阮烟见他停下动作,直直看着她,女孩羞窘地想把脸埋起来,就感觉到耳垂被咬住,他哑到极致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所以刚才是故意勾.引我的?”

    阮烟狡辩: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沉默了一会儿,被她气笑了,手按住了她的身子,她痒得闷哼,想躲,就听到他含笑的声音:

    “烟儿,你不知道我还有很多种方式欺负你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当事人后悔,就是十分后悔。

    他把她紧紧拉在怀中,吻落在她唇上,阮烟手指揪着床单,感觉脑中席卷过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欲哭无泪,低声呜咽着。

    完了,真就不应该招惹这个时候的他……

    阮烟酡红了一张脸,浑身泛着一层粉色,感觉脑中浑浑噩噩的,眼前光影闪烁。

    他起身,而后重新搂住她,他的头低下,阮烟感觉他吻在平坦的肚子上,令人发痒,她轻抱着他的头,呜咽了一会儿,低头刚好就与他的视线撞上。

    他眼中满了遮掩不住却又只能靠此望平复一点点的情绪。

    阮烟看着他起身,手上动作流利,她飞快收回目光,心跳如鼓,就感觉到他重新抱住她,在她耳边沉声一笑。

    阮烟感觉他的笑声都让她红了脸,脑中彻底乱了,就听到他不稳的气音落在耳边:

    “这是不是烟儿害的?”

    阮烟咬唇。

    “现在该怎么办,嗯?”

    阮烟纠结了一会儿,红着脸,轻喃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教烟儿好不好?”他哑声哄她。

    她最后点了头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她耳边低声教导几句,…而后让她自己试试。

    阮烟犹豫了下,试图鼓起勇气来着,半晌彻底涨红了脸,听到他笑,“怎么这么害怕,嗯?”

    阮烟感觉头晕目眩,她眼底水汽弥漫,耳边他温热的呼吸洒得她耳根如同烧着一般,就听到他出声耐心指导。

    周孟言仿佛在教她玩游戏一般。

    阮烟或多或少在祝星枝面前听过这些知识,只是当自己真实体验之后,还是被震撼到了,她像是个懵懂的新手,刚开始有点慌乱,却再听到他为她乱了的气息后,得到鼓励,逐渐进入佳境。

    周孟言看着她眼里全是他的模样,心中的满足感不断上升。

    如果是从前,他不喜欢她的时候,他觉得这些只不过是为了解决需求,不会带她去体验这些,可是现在,怀中抱着的是自己喜欢的女孩,他心中的感觉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,星星点点的吻落在她身上,一遍遍换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烟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的脑袋埋在他的肩头,她羞得咬住唇,声音闷闷的。

    最后她酸了手,他无奈啄了下她鼻尖:“娇气包。”

    男人单手搂住她,拿过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阮烟不敢低头。

    她脑中不自觉联想起曾经那不可言说的一幕幕,心脏快要炸裂,手忍不住搭上他的肩,指尖划在上头。

    房间里,潺潺如溪流的声音渐渐响起,起起落落。

    最后周孟言动作忽然停下,狠狠吻上她的唇,阮烟被他紧紧搂着,听到他的心脏强有力的跳动,靠在他身上,感觉到整个人都跌落在柔软的棉花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,只知道,自己被他抱在怀中,是那个最令她欢喜的男人。

    两人平复着呼吸,周孟言吻了下她额头,哑声开口:

    “等你例假结束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出下半句,阮烟却听了。

    她感觉如果今晚她没有来例假,估计他要把她身体彻底拆了一样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房间的气息渐渐散去,起身走去床头那纸巾,而后把她拉进怀中,擦拭着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等到都清理完毕,他侧躺在床上,把她拉进怀中。

    阮烟指尖勾住他的手,微微扬唇,心中感觉甜丝丝的,感觉像是泡在蜜里,他问:“怎么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“因为和你在一起呀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以为是因为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羞瞪他:“才不是呢!”

    男人笑了笑,吻落在她眉间,而后握住她的手,过了会儿,阮烟温声开口:“孟言,我想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喜欢,会只源于性吗?”

    周孟言愣了下,“为什么会这么问?”

    阮烟是想起那天仲湛静和朋友谈话的内容,讲到周孟言喜欢她,是因为这个,她垂眸,没说实话:“我就是有点疑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觉得我喜欢你,是因为这个?”

    阮烟被他猜到,立刻否认,而后他抬手盖住她的后脑勺,柔声和她解释:

    “之前我不喜欢你的时候,我们发生关系,的确是出于生.理反应。但是我对你的喜欢,绝对和这些无关,所有我对你的渴望是源于爱。”

    现在周孟言想要和阮烟滚床单,是因为他爱她,而不是他的身体需要她。

    阮烟莞尔,转身缩进他怀中,“嗯。”

    男人抬手抚摸着她的黑发,打趣道:“现在倒是黏人多了。”

    阮烟仰头看他:“可以这样吗?”

    他指尖摩挲着她的下巴,笑笑:“恨不得越黏越好。”

    阮烟笑:“那你不是要烦死了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看。”他亲了下她额头,“困了么?”

    “有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一周,是不是都要在外地?”

    “对,明天晚上在这里还有一场演出,下周一还要去另外一个市,不过下周六就会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在她耳边道,“又逃过一周了,嗯?”

    阮烟面颊发红,小声道:“等我回去,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。

    “睡吧,晚安。”

    阮烟靠在他肩头,想起这段时间周孟言的陪伴,心尖发暖。

    她突然发现,遇到他是件多么幸运的事。

    从原先他说给她一场婚姻,到现在,变成他说要给她一个家。

    他满足了她对于婚姻和爱情所有美好的幻想。

    美梦,终于成真。

    周孟言又陪阮烟在r市待了一天,而后回到了林城。

&n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