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37、想亲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chapter 37

    阮烟闻言, 脸颊再次镀上一层粉色,小声否认:“不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因为太能见得人了qaq.

    她怕室友心脏一个承受不住,太过激动, 等会儿来个全校喇叭, 那她就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见他搂着她腰的手迟迟不松开, 一点点在皮肤上散开热度,阮烟生怕周围又路过什么人,想推开他,“孟言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软得像撒娇。

    好几天没开过荤、甚至没碰过她的周孟言, 眼底渐暗, 俯在她耳边问:

    “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,嗯?”

    阮烟欲哭无泪, 嗫嚅:“你今天要演讲, 我觉得还是低调点比较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打算就装不认识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心里:你可太聪明了。

    周孟言看着她一副真的不想被别人看到的模样, 末了,松开手不再逗她,声色恢复平常:

    “现在打算去哪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我室友。”

    “让叶青陪着你过去, 有事和她说,演讲结束我再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去忙吧……我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阮烟和他道别后, 被叶青带着走去前面的教学楼,最后找到了在花坛前的三个室友,就让叶青先暂时离开。

    阮烟慢慢朝她们走去时, 三人吃着早餐, 看到她,愣了两秒,飞快冲过去, “烟烟!!”

    到了阮烟面前,“好久不见,甚是想念啊!”

    四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拉着阮烟坐下后,“你这眼睛怎么样了?你今天怎么来学校的啊?”武方雅是宿舍里年龄最大,而且身材最为“魁梧”的知心姐姐,大家都叫她大哥。

    “眼睛快复明了,没事了,今天是……家里人陪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烟烟你吃早餐没有?”四弟窦琼把小猪佩奇的书包打开,“我这有你爱吃的小饭团,来一个?”

    她们知道阮烟最爱的早餐是二堂的小饭团,阮烟虽然吃过早餐了,但仍莞尔: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水吗?我给你倒一杯。”羊霂道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这么关心她,阮烟心里很感动。

    她很庆幸的大学遇到三个好室友。因为从小和阮灵关系不太好,所以她心底有些害怕和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女孩子相处,她刚开始觉得是不是自己性格不好,不招人喜欢,所以刚上大一时,她内心很忐忑。

    只记得大学第一天晚上,四个室友都不太熟悉,只客客气气说了几句话,个个很早就上床睡了,也不敢说话。但是后来熟了之后,就演变成打闹嬉戏,晚上一起开黑,点夜宵,看恐怖电影,一起出去旅游。

    其实阮烟也见过其他宿舍私底下关系不和睦,排挤其中一位,或者是四人都玩不到一块,但是他们四个,却像亲姐妹一样。

    四人谈起她眼睛的事,“你上个学期不是还没上学吗,好多人都知道你出车祸的事了,有些仰慕你的男生都来跑来我们班问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窦琼:“之前隔壁班有个女生在班里谈论你来着,说些难听的话,后来传到我们这,直接在qq年级群她,怼到她不敢还嘴。”

    阮烟无奈笑笑,“不用和那些人计较的。”

    “气死我了,好讨厌这些八卦的人。”

    武方雅道:“烟烟,那你今天早晨有没有其他的安排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羊霂拉住她的手,“那二哥早晨就和我们一起去金融讲座吧?把让你一个人待着我不放心,你和我们一起去见男神吧!”

    “男神?”

    “周孟言啊!就是梵慕尼的ceo,我刚才和你说看到的人就是他啊!他本人比手机上还帅,我们金融界竟然还有这种吊打很多男星颜值的男人!爱了爱了。”

    武方雅翻了个白眼,“这次过去,主要是听听人家演讲,你是去看脸呢?”

    羊霂:“对啊!这是我可以发朋友圈炫耀的事了!就这么一次机会,你以后想看都看不到,烟烟,你说我说的对吧?”

    阮烟心虚地点头。

    羊霂站起身:“走,我们四个一起去!”

    于是阮烟被三人拉去了金融交流会现场,今天早晨的第一站就是周孟言的演讲。

    演讲举办地是在学校的文体中心,里面可容纳将近一千人左右,来自各个学校派来的金融专业的学生。

    因为阮烟休学,原本是没有她的座位,武方雅联系了班长,刚好班里有个同学请假,所以阮烟可以顶替上去。

    四人坐在一排,班里有好几个同学看到阮烟,惊讶得纷纷上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毕竟已经好久未见了。

    有几个女生坐在角落,玩着手机,也小声讨论起来:

    “阮烟怎么回来了啊?不是还在休学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人家是学霸,今天交流会也想回来看看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们班好多个男生都凑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轻嗤一声,“隔壁班的团支书之前不是喜欢阮烟吗,我前段时间听他室友说,人家有女朋友了,他女朋友说他男朋友瞎了眼才会喜欢一个瞎子,笑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可小心点,别被人家听到了,小心人家带着追求者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啊,我好怕啊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九点半,活动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主持人上台,先是有请学校的副校长,以及金融学院领导致辞后,终于到了众人翘首以盼的环节——

    周孟言的演讲。

    当男人走上台时,底下爆发了热烈的掌声,闪光灯咔咔咔闪着,众人的目光汇聚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一身熨烫妥帖的西装,修长的西裤包裹着笔直的腿,一入眼就高挑得让人过目难忘,细框眼镜搭在挺|拔的鼻梁上,面容斯文,可给人感觉气质沉冷,难以靠近。

    阮烟看着台上那抹模糊的身影,听到周围室友还有同学激动兴奋的声音,薄薄的脸颊一时间莫名红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说不清楚的微妙感觉。

    羊霂捧着脸,超级激动:“周孟言看过去这么能这么斯文禁欲?是不是女生站在他面前他都毫无感觉的那种啊?我动了邪念了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正喝着水: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吧,你喝慢点。”

    窦琼凑了过来,“阮烟,你脸怎么这么红?”

    “哦,阮烟你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立马否认,:“没,就是有点热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听到“禁欲”,脑中不经意闪过一些在夜晚的,少儿不宜的画面。

    周孟言不配这俩字!

    男人走到讲台前,开始演讲,话筒里传出低沉好听的嗓音,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而去。

    由于他们班分配的位置在后排,所以只能通过实时投影直播屏看到周孟言的脸。

    阮烟想着既来之则安之,就和他们一起听演讲了。

    她听着听着,也逐渐被男人所讲的内容,以及透过内容所展现的他的阅历和智慧所吸引。她心尖微荡,没想到工作中的周孟言,更加有魅力了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阮烟感觉有些口渴,去摸索刚才放在座位底下的水,然而一动,膝盖上的小包就掉落在地,拉链没有拉紧,里头的东西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诶我帮你捡。”羊霂弯腰拾物,突然看到一个首饰盒,“这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她无心打开,看到里面顿时大吃一惊,“我的妈——钻戒?!!”

    阮烟脑子被狠狠砸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摘下来故意没戴在手上的,怎么还是被发现了╭(°a°`)╮.

    羊霂的声音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,窦琼和武方雅等人凑了过来,看到着颗漂亮的钻戒全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你包里怎么放着一个戒指啊我去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有的这钻戒啊?!”

    “阮烟你这什么情况??”

    周围人闻声都围了过来,阮烟红着脸,发觉越瞒反而被发现得越快,干脆承认了:“我结婚了,这个是……婚戒。”

    闻言的人:???卧槽?!!

    “结婚?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啊?我们才一个学期没见,你逗我呢?”

    阮烟吞吞吐吐地胡诌道:“就暑假刚谈的男朋友,然后他年纪到了,家里人催,就……就提前先领证了。”

    阮烟越说越羞耻qaq。

    “牛逼啊烟烟这速度,毕业证没领结婚证倒是先领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消息你可真是藏着掖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半信半疑,不怀好意地问:“阮烟,你老公年纪多大了啊?”

    “29。”

    “29?你怎么找比你大这么多的啊?”

    “阮烟,你有没有结婚照什么给我们看看啊?”

    “对啊,阮烟我们想看看你们老公照片!好好奇呀。”

    阮烟:你们这不是正看着呢吗……

    大家嘀嘀咕咕问着阮烟结婚的事,旁边有同学看着led屏幕,突然道:“你们看周孟言无名指上的戒指,他结婚了?!”

    投屏上刚好拍到男人握着翻页笔的动作,手指部位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“他结婚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消息这么说,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?”

    窦琼仔细盯着投屏,忽而眯眼:“你们看他的戒指和阮烟的戒指款式有点像耶,好像对戒啊……”

    羊霂惊讶:“真的有点像啊,钻石旁边一圈蓝色的小细钻,好好看。”

    阮烟心跳突然加快,身边有人就笑了:“你们俩什么视力,怎么可能是对戒啊,难不成和周孟言结婚的是阮烟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们就是开个玩笑,当然知道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阮烟再次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果然,大家都不可能相信的= =

    大家再没看到周孟言的手部特写,于是这件事就被当做开玩笑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有几个偷听到阮烟结婚消息的女生凑在一起,窃窃私语:“阮烟怎么找了个奔三的这么老的啊?她那样条件的找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看到那钻戒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虽然人家老,但是有钱啊,有钱的老男人谁不嫁。”

    “攀着有钱人,够势利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老男人除了有钱,其他东西还能拿得出手吗?否则刚才要照片的时候,阮烟会不同意?”

    “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演讲结束之后,阮烟跟着室友们在文体中心又逛了逛,临近中午,四人就打算去食堂吃饭。

    过去的路上,她刚好接到周孟言的来电。

    “在哪呢?”男人问,“带你去吃饭?”

    “我中午想和室友一起去吃食堂耶。”她太想念食堂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周孟言问她具体去哪里,阮烟说去三堂,于是那头也没再说什么,嘱咐了几句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室友凑过来问:“烟烟,不会是你老公打来的电话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喂,一日三餐都得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