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29、失控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chapter 29

    今天下午, 原本阮烟他们是没有出行安排的,后来陈容予接到一个老朋友的电话,这个老朋友是专门搞旅□□业的, 于是邀请他们一家前来他们公司开发的岭田度假村玩玩。

    于是下午陈容予接到信息后, 觉得出于玩一趟比闷在家里强, 就同意了,带上阮烟和谷媛出发。

    岭田度假村推广的是原生态自然的风格,这里有自己建的果蔬田园,鱼塘水库, 还有一大片梅林, 因为地处市郊,空气质量更好, 如同一个天然氧吧, 虽然是冬天了, 但前来的游客仍然不减,反而因为临近过年,更多了些。

    下午, 三人去采了果子,又吃了一顿农家乐,到了晚上, 外婆因为身体容易劳累,于是先回去休息,阮烟很喜欢玩儿, 待在房间里待不住, 干脆和陈容予去看度假村举办的特色露天晚会。

    对于阮烟来说,主要是去感受氛围,解解闷。

    晚会的一个节目刚结束, 阮烟正逗着蹲在旁边的可可,就接到了周孟言的电话。

    得知他也到了苏城,阮烟很震惊,只是今晚他们在这,现在也不可能赶回老别墅。

    身旁的陈容予听到阮烟的回应,而后伸手:

    “手机给我。”

    阮烟把手机递了出去,就听到陈容予问:“你怎么来苏城了?”

    那头不知说了什么,只听得陈容予笑了下,阮烟的头被莫名揉了揉:“那真是挺刚好的。”

    阮烟:?

    说了一番,陈容予说等会儿给他发位置,而后就挂了,把手机还给阮烟。

    阮烟呆愣:“他要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陈容予垂眸看向她,“周孟言订不到酒店了,只能来投奔我们。”

    阮烟:???

    “小舅舅你在逗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诶,烟烟,你说周孟言来苏城是为了谈公事,今晚没见到我们也没什么,在市区住着就好了,你觉得他为什么大老远跑过来一趟,非要来度假村?”

    他低声问。

    阮烟两只手缩在毛绒外套的兜里,白色羊绒围巾裹着的白瓷小脸微垂着,闻言,茫然地眨了眨水眸,“对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其实可以不用那么麻烦过来一趟的。他们今天来这里的时候,要花一个小时呢。

    阮烟的脑袋忽而歪向陈容予,机智道:“小舅舅,周孟言应该是来见你的吧?”

    陈容予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倒不必。

    周孟言专程来见他?那这段友谊怕不是要变紫。

    男人凑近阮烟,试探问:“为什么他不可能是为了来见你呢?”

    阮烟怔了下,连忙摇头:

    “绝对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……”就是不可能啊?周孟言怎么可能是为了来见她。

    陈容予见她这么肯定的反应,眉梢微挑:“烟烟,你和周孟言现在的关系到底怎么样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最开始的那种关系呀,”她动了动唇,音量小了些,“合约婚姻嘛。”

    他们之间除了利益,也没有多余一层的关系吧。

    陈容予闻言,想起刚才打电话时听到的周孟言的语气,脸上忽而浮起笑意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她的头:

    “没事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阮烟:??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陈容予没再说什么,九点多,看完晚会,游客们分散而去,两人也往民宿走去。

    阮烟牵着可可,当可可戴上导盲鞍的时候,就会进入工作状态,不会东跑西跑,而是走在阮烟前头。

    陈容予看着它道:“可可好听话,你什么时候买的?”

    “是孟言买的。”她莞尔,“它确实很乖,平时我出门都会带着它。”

    两人往前走,到了一条街市的入口,陈容予在聊天页面敲了几个字,而后收起手机,出声:“烟烟,你在这站一会儿,我去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哦,行。”

    陈容予离开后,阮烟站在原地就闻到前面街市飘来浓浓的糖炒栗子香,勾得人嘴馋了。

    街市建在一座很大的桥上,底下穿过一条河,阮烟走到安静的河边石板路旁,听到潺潺的水流声,可可见她停下,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阮烟蹲下身,“可可,你饿不饿呀?”

    她掏出随身携带的狗粮,喂了一些给可可,狗狗有的时候工作累了,也需要奖励。

    可可吃着她掌心的狗粮,阮烟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,她回头一看,见着一男人身影朝她走近,她没多想,又转回头,笑道:“小舅舅,我们等会儿去买糖炒栗子怎么样?我刚才闻到香味了,我好想吃……”

    喂完狗粮,她站起身,拍了拍手,背后突然被裹上一件带着温热的外套。

    “穿这么少?”

    周孟言低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阮烟怔然,飞快转身,就和周孟言的距离骤然贴近,她闻到熟悉的雪松木香,呆了呆:“孟言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他……

    男人把宽大的外套披在她身上,阮烟感觉自己被他半搂在怀中,脸上都带着热扑扑的,只能乖乖站着,让他扣好每一刻纽扣。

    周孟言垂眸看着多日不见的女孩,乌发红唇,与这几天在脑中不断浮现的面容真实重合。

    扣好扣子,他看着她,开口的嗓音带了点冬夜的哑:

    “还会冷吗?”

    阮烟摇摇头,“那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他只道。

    阮烟刚挽住他的手臂,就听到前方传来陈容予的声音:“烟烟。”

    “诶——”

    周孟言抬头就看到陈容予走了过来,后者对上他的目光,勾起唇角:“赶过来也太辛苦了吧。”

    周孟言手插进兜里,声色淡然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陈容予:你可真能装。

    周孟言是在国外读大学的时候认识了陈容予,两人是室友,认识将近十年,此刻两个男人见面,倒也不需要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回去。”陈容予道。

    三人往前走,周孟言看向阮烟:“不是要吃糖炒栗子?”

    “对哦,我要吃!”

    陈容予皱眉:“你这几天吃了很多上火的东西了,你今晚这个吃进去,喉咙明天肯定要痛。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阮烟委屈地把脸半埋进围巾里,周孟言收回看她的目光,淡定开声:“我买一点吧,我今晚没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阮烟眼睛忽而一亮,带着嘴角勾起。

    嘿嘿那她不是也能吃到了?

    陈容予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,轻嗤一声。

    走到卖糖炒栗子的店里,老板说还要五分钟好,阮烟就先坐到店里。

    陈容予和周孟言站在灯火通明的门口。

    陈容予倚在门旁边,点了根烟,而后抬眸向面前的周孟言,吐了口烟,忽而一笑:

    “叫声小舅舅来听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周孟言冷眼睨了他,看向对面的街道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啊周孟言,我把你当我兄弟,你竟然想当我外甥女婿。”

    把男人的脸打趣黑了,陈容予心里痛快了。

    叫周孟言当初答应帮他照顾小外甥女,竟然把她照顾到自己户口本后一页去。

    当初得知这两个人结婚的时候,陈容予又气又震惊,一时间接受不了,当天就买了回国的机票,和周孟言吵了一架,说这是一场闹剧,然而两人当时已经领完了证,阮烟也执意说要联姻,说什么也只能接受现实了。

    陈容予说,当初阮烟被赶出阮家,他就应该第一时间把她带出国。

    他和周孟言是将近十年的好友,知道周孟言的人品,但是他觉得结婚这件事情太草率,也害怕男人对阮烟不好,双方都难受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看来,故事好像不在他的预料范围之内了……

    糖炒栗子好了后,周孟言买了一袋,进去店里带着阮烟出来,三人沿着街边逛了下,最后阮烟又买了杯百香果茶,开开心心终于打算回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住宿区,陈容予嘱咐了阮烟几句,就上楼了,周孟言去前台订了间新的套房。

    订好后,他带着女孩往电梯走去,阮烟想到什么,小声问:“我原来是和外婆订一间的,那现在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回去和外婆睡一间双人房,还是……和周孟言一起?

    男人闻声,看着她,反问: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阮烟脑中冒出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,面颊微红,而后她被他攥进电梯,男人手搭在电梯按钮上,嗓音低沉:

    “你原先住哪间?”

    “503.”

    他按下五楼。

    电梯往上,阮烟心中疑惑,他这意思是不是让她回去休息?

    走出电梯,到了503门口,他淡然开口:

    “进去拿行李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阮烟:???

    看来彻底逃不掉了qwq.

    阮烟进去,见到了谷媛,她解释了一番,得知周孟言来了,谷媛就让阮烟赶快和周孟言一起去,“你看看你们也都这么多天没见了,孟言肯定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也不好说什么,提着行李箱出去。

    最后,她和周孟言到了他订的套房,进去后,阮烟脱掉外套,先是把可可安顿了下,而后走去客厅。

    阮烟坐在沙发上,模糊的视线落在面前的茶几上,摸索几下,终于找到那包了糖炒栗子。

    嘿嘿,这才是最重要的嘛。

    她拿出一粒剥开,送入嘴中,嚼得满口腔都是栗子甜香,从卧室走出来的周孟言见此,坐到她旁边,淡声打趣:“你还记得这是谁的晚饭吗?”

    阮烟脑中一顿,立刻把袋子递了出去,温吞吞道:“……给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敛睫,嘴角勾了勾:

    “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阮烟还是把袋子摆到中间,“那你也吃呀,你没吃晚饭得吃点。”

    “在飞机上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……刚才他是骗陈容予的?是为了让她吃到糖炒栗子?

    正想着,怀中被放进她买的百香果茶,“少吃一点,别上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怎么感觉,几天没见周孟言,他好像变得有点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女孩安静吃了会儿,问他:“你明天是不是有工作呀?今晚来这会不会耽误时间?”

    他默了几秒,淡声应:“没事,这里离谈合作的地方挺近的。”

    阮烟点头。

    难怪他怎么会无缘无故过来,小舅舅还乱说是什么为了见她呢。

    周孟言在旁边回复手机信息,过了会儿,她吃饱喝足,手上沾了糖,黏黏的,周孟言把手机放到一旁,说带她去洗手。

    走进浴室,她站在盥洗池前,打开水龙头,她洗完手,她转过身,就看到男人站在旁边,只是看不清他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问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手里两三个盒子,开口:

    “我在挑避|孕|套的款式。”

    阮烟心口一跳,面颊唰得红了,下一刻男人放下盒子,手伸到她右侧,把她揽进怀中,他俯下脸,在她耳边说了几种,哑声问:“要不要试试比较好玩的?之前没用过。”

    阮烟没想到他竟然会问她这种问题,他的嗓音落在耳边,如同电流窜过,酥酥麻麻,惹得阮烟面红耳赤,声音软如棉花:“你自己挑呀……”

    他侧首,热.吻落在她颈项的时候,她腿已经软了。

    她手轻抵在他身前,忍不住往后倒,下一刻就被他抱起放在盥洗池边上。

    他面对着她,牢牢把她圈在怀中,头顶暖光的灯光落下,落在她扬起的天鹅颈上。

    阮烟感觉到男人的吻往下,没有停下的气势,她握住他的手臂,吐了口气音,声音断断续续:“我们……不先洗澡吗?”

    周孟言停下,看着她泛了雾气的水眸:

    “你想先洗还是先做?”

    阮烟面色酡红,半晌道:“都可以……”因为她也感觉有种冲动涌了上来,叫嚣着想要彻底沉浸在那种世界里。

    他拦腰抱起她,“那就先去床上。”

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