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24、心疼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过几场话剧,还挺出名的,反正只是个小角色,不打紧。】

    崔子墨心想,这人能不添麻烦就算好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阮烟因为激动,很早就醒来了。

    洗漱完化个妆,她穿上一件淡紫色的毛衣,下面配了条毛呢小短裙,看过去很元气。

    用完早餐,她几乎同时和周孟言走到玄关处换鞋。

    男人转头看了眼阮烟,女孩围巾上方的脸颊白皙透亮,红唇浅浅勾起,“去剧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开心地点了头,“今天过去开会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再说什么,先走出了玄关,走出院子,就看到等候的叶青。

    “周总。”

    他淡声嘱咐:“每天汇报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阮烟牵着可可出门的时候,周孟言已经坐车离开了,阮烟上了车,轻呼了一口白气,而后对叶青笑道:“叶青姐,辛苦你啦。”

    “您太客气啦太太,周总说我现在正式成为您的私人助理,关于话剧这方面,我都会陪着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车子开到了“皎月”剧团所在的大楼楼下。

    因为倪老师嘱咐过,所以步家刚才给她打来了信息,会派人下来接她,阮烟走进大楼,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女生就走上前来,“你是阮烟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导演助理,你跟我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阮烟跟着她,助理看着她牵着的导盲犬,和身旁陪伴的人,简单关心了下她眼睛的情况,至于其他的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乘着电梯到达二楼,就是平时的会议室和排练厅,会议室还在准备,所以阮烟先去到排练厅等候。

    她走进去,里头的舞台前站着几个人,正在交谈,在叶青形容的下,她的面前就是一个和平时演出规模差不多的剧院,但是只有简单几排观众席。

    阮烟模模糊糊也能看到大致的轮廓。

    她沿着观众席旁慢慢往前走去,她正注意着到处嗅来嗅去的可可,面前走过来一个女生,低头看着手机,步履突然加快,就撞到阮烟的肩膀,手里的咖啡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阮烟以为是自己没看路,连忙道歉:“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崔子墨走进排练厅,刚好从她们身旁路过,听到阮烟正在道歉,还有地上洒落的咖啡,他扫了她们一眼,开声:“赶快把地上的咖啡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女生颔首:“好的崔哥……”

    崔子墨往前走,身旁跟着的男生就道:“诶,刚才那个好像就是倪老师推荐来的女生?”

    崔子墨闻言,眉头蹙起,小声嘀咕了句:“果然是来添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男生走后,拿着咖啡的女生对阮烟道:“应该是我道歉才对,我刚才没看路,你没事吧,咖啡有没有溅到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女生低头看向可可,“你来排练还带只狗啊?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导盲犬。”

    女生恍然了下,“哦,我记起来你了,你是……昨晚加群的阮烟对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女生介绍自己名叫杭芙,也是演员之一,“刚才那个崔哥,就是我们的副导演。”她压低声音,“提前和你说声,很严格的,超级凶。”

    阮烟点头,她刚才听语气就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会儿,有人过来通知大家准备开会,去到会议室,阮烟因为是小角色,就坐在偏角落的位置。

    步家作为导演坐在首位,一左一右是崔子墨和编剧,在场还有道具组,造型组等等,几乎是全员集合。

    会议开始后,大家先轮流介绍一下自己,到阮烟的时候,她站起身,莞尔开口:“大家好,我叫阮烟,是f大大四的学生,原来在思语剧社待过,很高兴能参加这次的演出。”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,觉得她长得好软萌,有人好奇问:“阮烟,你这个眼睛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众人也是很惊讶,因为是见第一次失明的人来演话剧,“你这样演戏不太方便吧?台词怎么看?”

    阮烟软声道:“我会提前背好的。”

    崔子墨看向她,“上台表演不是背背台词就可以的,因为你是倪老师推荐来的,所以没有经过面试,但是如果你的能力不够,我也会请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崔子墨虽然是副导演,但也是编剧之一,他对于这场话剧十分看重,不希望剧本因为一些人而影响质量。

    大家没想到崔子墨对女孩子说话也这么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阮烟愣了下,点头道:“我会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而后编剧开始介绍要演的剧本,《时光与你》。

    这是个简单暖心的青梅竹马爱情故事,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男女主角是小时候的玩伴,女主角是个普通家庭的姑娘,男主角家境很好,因为搬家,两人失去联系,直到后来上了同一所高中才再次相遇。

    重逢后,女主角暗恋着男主,但是因为保守自卑的性格,不敢言说,她身边出现了对她示好的男二号,而男主身边也出现了高调追求他的千金女二号。女主一直认为男主不喜欢她,其实男主也暗恋她,两人的互动青涩而甜蜜。

    高考毕业,眼瞧着要两人就要在一起了,男主却传出要出国读书的通知,女主难过万分,却只能把心事压下,让男方奔赴前程,好在多年后主回国,回到女主身边,主动告白,两人最终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阮烟所分配的角色,就是女主角的妹妹,关于她的就两场简单的戏,一场是和女主的对话,一场是帮女主给临行前的男主送去一块带了多年的手表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理清完剧本后,步家通知大家等会儿会议结束后就可以进行初步的排练。

    最后布家道:“表演时间定在下个月中旬,我们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排练时间,希望大家抓紧时间,认真对待。”
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步家把阮烟单独留下来,给了她一份电子剧本,顺便了解了下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虽然今天没有她的戏份,但她没打算提早回去,就留在排练厅,听着他们的排练,她想着自己在旁边也揣摩一下,毕竟很久没有排练了。

    杭芙演的是千金女二号,她不需要排练的时候,会坐到阮烟身边,和她聊一聊。除此之外,也没什么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白天的排练结束后,阮烟跟着大家离开,有男生这才看到她:“诶,阮烟,你怎么现在才走?你不是今天没戏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大家的排练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啦辛苦啦。”

    阮烟和大家道别后,有人就讨论起来:“有一说一,阮烟长得好漂亮啊,肤白貌美,这颜值太顶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她不是在思语剧社待过吗?我学弟学妹都知道她,听说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如果眼睛没出事,现在也不至于来演个小角色啊。她可真够辛苦的,还是想来演戏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崔哥挺不喜欢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喜欢,是崔哥觉得能演这个角色的去戏剧学院一抓一大把,为什么非要一个有视力障碍的人,怕被拖进度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晚上阮烟回到家吃完晚餐后,去到书房。

    这几天佣人给她单独收拾了一间属于她的书房,她以后的排练都可以在这里面。阮烟先是把今天叶青录音的会议内容翻出来重新听了遍,而后又听了几遍剧本,去领悟其中的角色性格。

    她在剧中的名字叫“小婷”,虽然台词不多,但这个角色也很重要,这是女主角的暗恋心思第一次向外诉说,她的台词,要引导女主角展露心中的情绪,后来送手表,也代表着她是男女主衔接的桥梁。

    她听完台词,开始努力背诵,而后加上感情和动作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虽然没有排到阮烟,但是她仍然白天跑剧社,晚上回来练习,有的时候叶青会留在家里和她对词。

    她的确要比别人花费更多的精力,也更劳累,她也不希望自己出了什么差错,所以很严格的要求自己。

    早晨七点起床,晚上十一点多,才回房洗澡。晚上,周孟言忙完全部的公事,阮烟都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他走到房间门口,没听到里头传出声音,推开门就看到阮烟坐在羊毛地毯上,脑袋靠在沙发旁,带着半边耳机,已经累得睡着了。

    女孩小脸上透着疲倦,浅浅呼吸着,像一只熟睡的小猫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辛苦,其实周孟言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看了她一会儿,而后走进房间,看到书桌上的电脑屏幕还亮着,他看到屏幕中暂停的画面里,竟然是阮烟。

    周孟言坐在电脑前,鬼使神差点了下播放键。

    画面动了起来,花园里,月光朦胧,阮烟穿着一件亮白色的长裙,面前站着一个男子,阮烟面露羞涩:“告诉我,你怎么会到这儿来,为什么到这儿来?”

    男子:“我借着爱的轻翼飞过园墙,因为砖石的墙垣是不能把爱情阻隔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的桥段,罗密欧和朱丽叶在夜晚的花园中互诉衷肠,许下爱的诺言。这部话剧,也是阮烟去年所演的话剧之一。

    阮烟笑得羞涩,眸光透亮,将那种在爱人面前的情绪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周孟言不知不觉往下看去。

    后来,朱丽叶得知罗密欧为她死后,她握着罗密欧的匕首,陷入强烈的悲伤,“就让我死在你身边,让这一晚成为永恒吧!”

    当阮烟眼角滚下泪来,涌流出来的悲伤情绪,牵动着在场观众的心弦。

    周孟言打开文件夹,看到里面还有许多剧本的名字,点开一看,都是阮烟曾经在舞台上的话剧。

    或可爱,或明媚,或骄纵,或柔弱。

    如同百变的精灵一般。

    原来阮烟之前和他说的都演过,竟然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知道,原来她之前演过那么多话剧。

    男人的视线转向沙发旁的女孩,她仍旧熟睡着。

    他起身,合上电脑,而后走到阮烟面前,她眉头微锁,轻轻说着梦话,他在她面前蹲下,就听清她很轻的声音:“导演……我会好好演的……再给我一次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周孟言注视她许久,淡声开口: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累。”

    阮烟阖着眼眸,继续嘟囔着。

    半晌,他抬手揽住她的膝盖窝,把她打横抱起。

    阮烟脑袋一歪,靠在他的胸膛,动了动唇,梦话的声音软绵绵的,像在撒娇,“困……”

    他垂眸看着劳累到这样的她,心间被细小的针忽而刺了下。

    他注视着她的脸庞,末了温声开口:

    “我们去睡觉。”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