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23、决定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chapter 23

    阮烟呆在原地, 看着周孟言愈走愈近,挺拔的身影在模糊的视野中越放越大。

    直至站定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周孟言垂眸看着她,最后定睛女孩在那双似乎和从前不太一样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“眼睛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第一时间猜到了。

    阮烟还感觉有些恍惚, “我……我感觉眼前好像不是一片黑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声音微颤, 下一刻手腕就被握住, 她被牵着坐至床边,男人俯下身,对上她的目光,淡声问:“慢慢说, 现在你眼里看到的东西是怎么样的?”

    阮烟组织了一下语言:

    “很模糊, 但是不是像从前那样什么都看不见。我现在能看到很模糊的东西,就像是……”阮烟想了下, “像高度近视。”

    如同一个东西被打了马赛克一般, 你的视野里只能察觉到眼前有个东西, 但是具体颜色、轮廓和款式是看不清楚的。

    所以阮烟还是看不清周孟言的脸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想去看它到底长什么样,眼睛就会很酸……”

    近视的人,戴眼睛是可以解决的, 但是她现在,就是始终模糊。

    周孟言开口:“先放轻松,不要让它去辨别事物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情况说明治疗开始起效果了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阮烟也意识到了, 心中激动又忐忑不已,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今天早晨去一趟医院,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洗漱, 换衣, 用餐等等都忙碌好后,阮烟准备出发,原本以为她是由叶青陪着去, 谁知道周孟言竟然说和她一起。

    治疗这么久以来,他还没有陪同过,阮烟还想着他今天怎么会亲自陪她去医院,男人就解释说他也要出门,刚好现在有点时间。

    两人出发,到了阮烟看眼睛的医院,给阮烟看病的医生是全国知名的眼科专家,从业多年,经验丰富。

    检查过后,医生说的确发现阮烟眼部的血肿正在消散,原先被压迫的神经渐渐得到释放,才会让她看得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,阮烟离复明又更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继续治疗,并且保护眼睛,不能让其过于劳累。

    见完医生,阮烟脸上始终带着笑,欢心不已,身旁的周孟言看着她嘴角的梨涡,半晌淡声嘱咐:“这几天不要去强光下站着,让眼睛先适应亮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让叶青送阮烟回家,就离开了。回去路上,阮烟第一件事就是把好消息告诉了祝星枝。

    “哇塞太好了!我就说嘛别着急,慢慢治疗肯定会好起来的。”祝星枝也替她感到开心,“说不定哪一天你早晨再起来,就彻底复明了呢。”

    阮烟看向车窗外那抹日光,如同失而复得般格外贪恋,“也不知道那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了快了,肯定快了。对了,我这里也有一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上次不是答应帮你去找找最近有没有在林城演出的话剧吗,明晚在国汇大剧院有一场莎士比亚的《仲夏夜之梦》,我是不喜欢看话剧的,但是舍命陪美人,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阮烟一怔,“《仲夏夜之梦》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阮烟忽而觉得好巧。

    因为她大三作为女主角演的话剧,就是《仲夏夜之梦》。

    她对这个剧本,简直熟的不能再熟悉。

    祝星枝得知后,“那你还要去吗?”

    阮烟点头,“当然要去。”她自然也想去看看别人的演出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明晚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和祝星枝约定好后,阮烟回到家,一整天都待在家里。眼睛转好的事情让她开心了许久,她也开始适应现在“高度近视”的状态。

    晚上,阮烟洗完澡,坐在卧室旁边的沙发上,把刚才没听完的书继续听完。

    她想半躺在沙发上,刚动了动身子,一边的蓝牙耳机不小心滑落出来,掉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她弯下腰,手掌在地面摸索了一番,竟然没找到。

    阮烟站起来,弯下身慢慢摸索。

    周孟言忙完,走回卧室的时候,推开门就看到阮烟背对着他,跪在沙发前。

    女孩薄薄的蕾丝吊带裙贴在她的身体上,将玲珑有致的线条勾勒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她弯着腰,黑色披散在肩上,脊背沟不断向下延伸,腰窝凹进漂亮的弧度,短短裙摆下是纤细的长腿,雪白细腻,就连脚趾头都透着可爱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场景。

    就连周孟言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眼底渐暗,走上前去,阮烟刚摸索到耳机,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男人低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在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在找耳机。”

    阮烟拿着耳机站起来,转过身。

    男人的视野之下,女孩脸颊泛了层绯红,双瞳剪水,红唇微微泛着水光,纤细的脖颈线条之下,吊带睡裙的v领前春|光乍泄。

    他眼底渐深,克制着声线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阮烟刚要坐下沙发,周孟言忽而搂住她,下一刻她就被放倒在沙发上,他的身子就覆了上来。

    女孩的脸乍得一红,眸光氤氲上水汽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借着房间里的光亮,看到男人模糊的轮廓,心跳怦怦作乱,就感觉他掌心盖在她的后背上,带下一片火。

    因为沙发长度不够,她不能躺平,只能曲着身子,周孟言垂眸看着她,哑声道:“这样会不会难受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才会体贴她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阮烟轻点头。

    她的脑袋的确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要抱她去床上,谁知他揽住她,和他换了个位置,他背靠着沙发椅,而她和他变成面对面坐着。

    她的葱白玉指下意识搭上他的肩,周孟言的视野里,她微微向前弓着身子,仿佛把自己往他怀里送。

    他喉结滚动,声音低哑:

    “这样好多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我们不去床上吗?”

    男人俯下脸,轻咬住她的软唇,唇间泄出几字:“先在这里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阮烟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她向来不懂得拒绝。

    不像是从前的一片黑暗,因为能轻微看见,她竟然有种更加真实的感觉,心跳得更加快。

    房间里逐渐响起少儿不宜的声响。

    第一次快结束时,周孟言揽住她站起身,阮烟抱住他脖子,她的脸埋在他颈|窝,听着他喉间发出沉重的呼吸声,耳根发红。

    他忽而拐到衣柜前,阮烟的背靠在冰凉的衣柜上,冰与火之间,她如小船,被海浪抛起又被放下。

    回到床上,周孟言回想起今晚刚门看到的阮烟的模样,到底还是如愿以偿,完美复刻脑中所想。

    阮烟酡红的脸半埋在枕头里,过了会儿,他的吻落下,夺走了她的呼吸。

    白日里的周孟言,沉稳肃穆,理智冷静,浑身透着禁欲气息,不容一点七情六欲沾染。

    可只有阮烟知道,在夜里,男人失去理智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什么禁欲,全是假的。

    昨晚折腾到了很晚,第二天,阮烟竟然快到中午了才醒。

    今早第一次醒来的时候,她就听到周孟言在浴室冲澡,后来她累得腰酸腿软,翻了个身,忍不住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身上的睡裙,不是昨晚的那件了,她坐起身,看不见都能猜到自己浑身上下肯定都是他留下的痕迹,或青或红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前两天刚消下去的。

    生气。

    洗漱完,她坐到化妆镜前,佣人敲门进来,说可以下楼用餐了,今天周孟言不在家。

    于是下午,阮烟在自己家中的健身室锻炼了会儿后,去洗了个澡,换上一条酒红色的灯笼袖长裙,又化了个伪素颜的妆。

    傍晚五点,祝星枝准时来家里接她。

    两人先是去吃了饭,然而去到国汇大剧院。

    下了车,阮烟挽着祝星枝走进正门口,今晚来这里看话剧的人很多,过路的行人看到拿着导盲杖的阮烟,都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的确,一个盲人来话剧院,或多或少都让人感觉奇怪。

    检票后,阮烟和祝星枝坐到位子上,阮烟看着眼前的发亮的舞台,虽然一片模糊,但仍然心潮澎湃,这已经是她将近五个月没有在现场看过话剧了。

    祝星枝转头看到她脸上的笑意,摸了摸她的头:“是不是即使没在台上,也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她太怀念剧场了。

    话剧正式开始后,阮烟只能听到演员念的台词,可是脑中却不自觉地去想象那个画面,仿佛身临其境。

    她脑中如电影剪辑般闪过她当初站在舞台上,穿着古典宫廷风格的长裙,扮演hermia的场景。

    深情,无畏,坚毅。

    舞台上:“不要离开我,请留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离开我,请留下吧,就算你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阮烟下意识轻喃,和台上的女主演几乎同时间说出了台词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我的赛莱德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说的话,不再像是死板的台词,而是真正从心底发出的声音,当她融到戏剧中,所有的情绪被角色们牵动,为他们掉泪,为他们欢笑。

    当这场剧圆满落幕,现场爆发巨大的掌声时,阮烟鼓着掌,眼眶发热,一股强烈的思念冲上头顶,继而蔓延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心中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——

    她好想重回舞台演话剧。

    看完《仲夏夜之梦》后的几天,阮烟心中情绪时起时落。

    但是每当回到舞台的念头滋生时,她就会想起自己现在的情况,又心生胆怯。

    而命运,往往会在人们犹豫时,巧妙地推波助澜一把。

    十二月中旬,具体她大二参演第一部话剧《暗恋桃花源》,快要两周年了。

    某一天,她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,林城戏剧学院思语剧社的前副团长,戚茜。

    戚茜是倪妆的学生,在《暗恋桃花源》的里,她就是女一号,比阮烟大一岁,今年已经毕业了,现在正在进军演艺圈。

    阮烟和她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,关系很不错。

    戚茜是属于性感妖艳型的女生,演技也是实打实的好,经常给阮烟一些建议。

    演完《桃花源》第一年,戚茜就被公司签走了,加上家里底子很好,一路坦顺,前段时间她在一部爱情都市甜剧出演女二号,火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烟烟,我听老师说你眼睛出事了,到底什么情况都没和我说,是不是又怕我担心来着?”戚茜气结。

    阮烟解释了一番,笑笑:“而且你不是和我说要进剧组几个月吗?我怕打扰你,就没告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重要的事你当然得告诉我了,主要怪我,最近真的忙,刚杀青一部剧,”戚茜接过助理递来的果盘,咬了口哈密瓜,“对了,我明天刚好有空,我们《桃花源》剧组两周年了,我做东,出来聚聚呗?”

    《桃花源》剧组的人关系都特别好,亲如一家,即使演出过后,也保持联系,这也是戚茜为什么最近很少接触话剧,但是还不忘联系曾经的朋友。

    阮烟闻言,有点犹豫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,但是大家都盼着你来,而且你最近也很少在群里冒泡,来吧?”她柔声劝,“再过几天,我就不在林城了。”

    阮烟之前的确不知道该如何联系他们。

    大家各奔前程,追逐自己的演艺或是话剧梦,她觉得自己现在这样的状况,见到他们有些不好意思,而且大家也会担心她。

    不过在戚茜的劝说之下,阮烟最后答应了。

    二周年聚会的时间,定在了周五晚。

    那天傍晚,司机把阮烟送到约定的酒店,到了后,她就见到了亲自到门口接她,一身旗袍、复古妆容的戚茜。

    看到阮烟的模样,戚茜先是愣了下,而后紧紧拉住她的手:

    “烟烟,你可想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阮烟莞尔,“戚茜姐——”

    “现在眼睛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在治疗了。”

    戚茜点点头,“他们差不多都来齐了,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电梯,阮烟就问她最近怎么样,戚茜摇头:“挺难的,连轴转,下个月还有一个戏,不得不演啊,就怕自己哪天就过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压力很大的,得注意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嘛,也没办法,我有大半年没回过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到了三楼,两人走去包厢,推门进去,就听到一阵热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嘿,阮烟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几个正在聊天的人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